控告状:安徽省界首市公民荣学金:合肥市副市长何逢阳指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带队黑社会人员砸门入室,对我及家人非法拘禁、绑架的控告

受害人:荣学金,男 ,汉族,1958年10月出生,住安徽省界首市颖南办事处荣老家村。手机:18755882010

被控告人:何逢阳,界首市原政府市长、市委书记,现合肥市副市长,办公电话:0551―63538190。其自称是李克强的外甥女婿。

受害人睡在家中,何逢阳指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带队黑社会人员砸门入室,非法将受害人及家人拘禁、绑架带到黑屋里关押了起来。受害人被放出后发现家中积累了一生的财物被抢劫一空,房屋被拆毁。受害人一家现在无立锥之地,丧失生活来源,靠亲友接济渡日。

事情的经过:

2005年12月,荣老家村因省道界临郸公路建设,政府需要征地和反复宣传动员公路旁的住户搬迁,为此,界首市人民政府颍南办事处以《颍政[2005]56号》发文,即《关于界临郸公路荣老家段征地户有关建房等问题的通知》,文件并报市委书记王显义,市长王长安等四大班子领导批准,文件指出:“该段沿线建房需在道路控制红桩之外,并服从颍南办事处荣老家村规划,在此基础上,可以减免城市配套等有关费用。”公路建成后,2007年8月,因受害人急需建房,界首市国土资源局为受害人下发了《建设用地批准书》,于是受害人千方百计筹措资金,在规划划定的宅基地上建起了楼房。

2019年8月2日,何逢阳指使界首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为受害人下达的《期限拆除决定书》中,竟然荒谬地指出“因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进行房屋建设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的规定”,限令三日内拆除,否则将强制拆除。当地政府规定拆除楼房每平方米580元,当地房价有的每平方米过万元。地方官商为了抢夺人民的财产,更谈不上先安置后拆除,只管强拆房屋,对人民流浪异乡无人管问。受害人多次要求给一个平等的产权置换或货币交换,以减少因拆除的损失,达到自己购房居住的能力,却惹怒了何逢阳。

何逢阳为了强拆受害人唯一生存的房屋,指使界首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完全虚构的事实,违法强拆受害人房屋。从受害人提交的《建设用地批准书》和《建房协议》的证据上证明:控告人房屋的批建时间2007年8月20日。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尚未出台,更何况受害人连接在一起的左邻右舍的房屋都是合法的,包括受害人儿子的房屋也是合法的,因为他们都达成了补偿协议。唯独受害人没有和政府达成补偿协议,界首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就找街道干部捏造了受害人房屋违法的假证据。

2020年4月29日早晨6点15分,何逢阳指使界首市公安机关出动大批特警、公安协助城管、交警,消防以及东城、西城、颍南办事处主要领导和社区工作人员和社会打手等300多人,在没有任何法律拆迁手续的情况下,将受害人未经评估、未给分文补偿,也没有给受害人进行安置的房屋暴力违法强拆。大批警察,市、乡、村官员和社会打手拉起警戒线,将3公里以内全部封锁,随意抢劫拿有手机的群众手机。颍南办事处分管拆迁的副书记彭文涛带领一帮匪徒将受害人强行绑架关押颍南办事处曹寺大队部锁起来,手机被强制收走,歹徒们强行破门而入,对受害人家的财产大肆抢劫和破坏,暴徒们强行拆除了控告人住了10多年的唯一的经政府规划的住房,造成了受害人家的财产全部灭失,至今无家可归。在房屋被强拆后,也没有相关单位对此予说明洽谈房屋的安置补偿问题。

何逢阳搞华而不实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巧立名目,欺上瞒下。不是根据地方经济状况和从实际出发,而是按照开发商的要求大拆大建,搞各种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和脱离实际的“政绩工程”。对外宣称改造城市形象为名,行贪污受贿之实。结果人民的生活水平非但没有提高反而倒退返贫,生活变得极其困难,百姓怨声载道。对受害人这种为了征收土地,抢劫农民的土地、房屋、财产行为,将有家的人变成了无家可归的人,显然是反人道的土匪行为。

原始证据的证明力大于后期收集的证据,但各级法院却认为界首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12年后收集捏造证据大于受害人2007年8月2日的土地批准使用的原始的政府出具证据,证明了什么是黑暗。受害人仅有这一处住宅,周边所有居民的住房都认定是合法的住房,界首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仅认定受害人这一处住房是违法建筑,难道党中央希望其下级政府机关捏造基本事实剥夺人民唯一居住的房屋吗?当初日本鬼子烧毁占领区人民的房屋后尚给人民一个安置区,但受害人的房屋被地方政府强拆后,却不给受害人一家人立锥之地。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