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徐州锁链女,福建警察千里迢迢赴海南告诫严兴声莫关注

我是严兴声,福州“公民”,现在海南文昌,今天(2022年2月25日)中午,福州城门派出所民警受福州市国保委托过来找我聊天,请我吃饭,我就约了文昌这边福建裔乡亲朋友一起喝酒吃饭。

谈话都是福建腔,大家把酒言欢,中国千年酒文化,酒杯一端都好说话。文昌朋友问民警是否要把我抓回去福州,民警赶紧否认没这回事,说是他同事很关心我,委托他路过海南特意来看我。

但是喝酒期间民警用福州话转达国保两条意见,告诫我不要去关注徐州锁链女事件,不要去加入某个全民共振平台。

针对第一条要求,我答复关注苦难民众是我出于良知,这是基本人性。

对于第二条要求,我听得有点懵,不知我何时跟全民共振有关呢?全民共振这个词或许在几年前在网络上看到过,几乎没印象了,而且这11年来诸多坎坷,又是关注下洋村征地拆迁维权,又是关注福州访民维权,又是关注受迫害维权人士及苦难民众的诸多事件新闻及民主政治诉求言论,出于良知而发声。等等琐事,更于2016年元月8号造船厂,住宅遭受暴力强拆,一直拖延八年多不给安置房,一分钱也不赔我。

2016年9月13号,在出租房当着我12岁儿子的面六七名公安抓捕我,后被夹带“福州大抓捕”事件12位福州访民里扣帽子寻衅滋事判刑两年。拍了几张福建高院访民上访现场照片,写了几篇文章反映苦难的访民现象。然后一直关押在福州第一看守所两年。一天都不减刑,因为我态度强硬,坚决不认罪。所有辩护律师(九位人权律师及三名政府委托的援助律师)一致认为访民无罪,访民上访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2018年9月12日我刑满释放,刚走出第一看守所大门,三十多位福州及福建维权人士来接我,有福州访民唐兆星燃放一挂鞭炮,事先就埋伏现场周围的公安干警及各种警力上百人一涌而出,将在场所有人都抓捕,连过路的行人也不放过,宁可错抓一百,也不放走一个。无辜的路人甲乙丙也被关押一天才放人。访民十多人被刑拘三十天,其他人拘留期限各异。我也再度涉嫌犯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被关押福州第二看守所30天。“9.12鞭炮案”导致四位福州维权人士遭重判“寻衅滋事罪”,合计刑期11年10个月。福清公民何宗旺被数罪并罚判四年至今还在监狱。

一挂鞭炮就是丧失近12年自由啊。

我与福州访民提起行政诉讼,当然都是被法院判败诉。

2021年12月,我家老宅再次遭遇两次暴力强拆,都是深更半夜的,三百暴徒来偷袭强拆,最终被血拆,我大哥被打伤,所有财物都被毁灭,衣服被褥都没搬出,人道毁灭。

至今不给我解决任何诉求。还千里迢迢追到天涯海角“关心”我,真是令我感激涕零。

严兴声

2022.2.25

于海南文昌某旅社。

手机18050265281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