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著名人权捍卫者季孝龙再次被带走 至今未获释放

2022年9月1日,本网获悉:上海著名人权捍卫者季孝龙昨天再次被上海警方带走,至今未获释放。

2022年8月31日下午约三点半,季孝龙被警察再次从家里带走,估计跟他致信上海市委书记李强有关。这是季孝龙自2022年2月9日刑满释放以来第七次被警察问询或带走。

以下是季孝龙先生致李强的公开信:

李强书记阁下:

很遗憾,从4月2日起,我和您有了私怨;或许,您和全上海市民都有了这辈子难解的私怨。但我与您素昧平生,本无私怨可结,奈何您是主政官,在您治下任何公民都依法享有言论表达权利,享有监督和批评您的权利,包括但不限于要求您下台和承担重大事故责任的权利。

同样地,我在2018年7月受当时假疫苗事件激愤而反对国家领袖涉嫌修改宪法谋求终身连任的野心,反对一带一路大撒币等涉嫌卖国、渎职等行为,我本与习近平先生素无怨隙,但作为公民本份,我还是在互联网封锁、”天眼”密布的严苛情形下挺身说不!

2018年的公民抗命,让我获得了3年6个月的刑期,为此我心安理得,这是造我的神所给予我的嘉奖。

今年4月2日,我冒着再次坐牢的风险发起为民请命,要求速停运动式防疫举措、纾困解难发救济,随后发出告全市公职人员文书,规劝包括李强先生阁下您在内的全体上海公务员勿唯上,勿逢迎上意,应倾听民意,应为本地民生克己奉公,鞠躬尽瘁。

今年4月30日,我被上海市公安局破门抓捕,并于5月1日被取保候审,限制人身自由至今。

李强先生阁下,但凡稍有些理性,都应明白这个道理,中国自古不乏争鸣之士,我等追求公义,死都不惧,遑论区区牢狱?一片健康的森林,怎少得了一群啄木鸟?一个良善的社会怎少得了一批敢言之死士?

我在2018年发起的公民抗命,或许习近平先生并不知情。

最近我因反对上海封城举措,因声讨、问责封城造成的人道主义灾难,愤而向李强先生阁下发难,您是否已知情?是否是您本人授意上海市公安局对我予以惩戒,反铐我在审讯椅上达一宿,肆意辱骂我,甚而给我做精神鉴定?

今日向上海市公安局要求回乡探视父母(父母老迈多病,近八十矣;为民请命,上无愧家国,惜哉不孝子!,回乡办理社保卡,横遭拒绝。

私揣当局之意,似秋后算帐。

李强先生阁下,念我父母老迈无人照料,若需我入狱,务请李强先生阁下恩准将我父母一并带入。妥否,请批示!

但即便李强先生阁下施我恩情如此,我仍然要就上海封城期间发生的人道主义灾难向包括您本人在内的主要官员问责!

习近平先生曾说,”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要接受“自下而上的群众监督,特别是党外群众的监督”。

公民:季孝龙  身份证:320521197607108217  手机:18017337835

季孝龙先生简历:1976年7月10日出生,江苏省张家港市人,张家港市杨舍镇名都花苑居民,基督徒,人权捍卫者,民主人士。

2015年6月,曾因宣传民主理念而被上海市浦东新区警方以“寻衅滋事”罪由传唤,并被处以行政拘留10日;2018年7月20日,曾因在网上发文,呼吁民主人士响应“厕所革命”,并在医院、大学等公共场所的厕所门上,用马克笔写宣传语“大病治不起,习胖狂撒币,修宪妄称帝、苦难何时毕!打倒共产党。还政于民,结束民众苦难。推翻习核心,拒走文革路”等字句,短时间内响应者众多,随于2018年7月27日再次被浦东新区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同年8月25日,又被送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同年9月30日,被以同罪由转正式逮捕,关押在上海市浦东新区看守所;2018年11月30日,其案被上海市浦东新区检察院起诉至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2019年1月14日,其最终被该法院以“寻衅滋事罪” 一审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据悉,羁押期间,警方曾多次以让其“死亡”和用寒冷气温逼迫其认罪,致其身体健康虚弱且生病吐血;其家属曾送羽绒服和《圣经》书籍亦遭拒收;2022年2月9日,刑满获释。此前在上海市白茅岭监狱七监区(安徽省郎溪县301信箱3112分箱,邮政编码:242124)服刑。

FTw_QrYUcAAyR7D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