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中枢疑季节性迁徙,北京信访冤民人山人海

2022年8月1日,本网获悉:今天是八月一日星期一,北京的国家信访局门前人山人海,冤民们排起了一眼望不到头的队伍,如此“壮观”场面,疑似权力中枢从帝都季节性迁徙北戴河有关,也就是当局为预防冤民涌向北戴河,影响传说中一年一度的密会,临时性放松了北京信访窗口的维稳。

对于这种中国特色现象,人权捍卫者张建平先生认为,主要还是没有司法独立这一现代文明制度造成的,因为每年数以百万人次的进京信访人,基本上都是遭遇公权力侵犯的被害人,如果中国实现了司法独立制度,也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司法就具有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属性,就会保障公民的合法权益,任何组织与掌握权力的个人就不敢、也不能逾越国家法律的红线。中国特色的信访制度,本身就证明了中国没有司法独立制度的事实。

中国特色的信访制度设计,实际上就是为了因党对司法领导领导下的“司法”,不具有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属性形成高压锅式社会矛盾而起减压阀的作用。既然信访制度设计并不是为了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所以受理建议、投诉、举报、控告的信访窗口,极具有欺骗性,但生活在中国特色制度环境中的冤民也别无选择,只能效仿晚清杨彩英“滚钉板”告御状,不顾被“黑监狱”、“被寻衅滋事”、甚至被人间蒸发,如同飞蛾扑火般涌向帝都北京。

虽然说,中共当局为了平息民怨及对信访制度的质疑,于2022年5月1日施行经修改后的信访工作条例,其中还特别对民众反映强烈的信访受理、转办、移送等程序的公开透明问题,在“条例”的第二十三条作出了15日内的规定,但今天被访民称之为“三骗子”门口人山人海的事实,再次证实掌握“枪杆子”、“刀把子”等暴力维稳机器的当局,显然把自己刚刚作出的规定当个屁给放了。

对信访机构是否会遵守刚刚施行的信访工作条例,履行信访工作条例的职责,作为“党对司法绝对领导”下中国特色枉法裁判犯罪的被害人,张建平先生于今年7月1日、7月6日、7月18日,根据《监察法》第十五条规定,就滥用职权徇私枉法侵害自己合法权益的原无锡中院执行局负责人王春年在受贿罪一案中的被根源漏罪,及宜兴法院专委(副院长)王俐强的故意枉法裁判犯罪,向最高法院纪检监察办公室进行了举报,同时,根据《纪检监察机关派驻机构工作规则》第三十二条第(六)项规定,向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最高法院工作组举报【具体见本网的系列报道】,但这些纪检监察机关面对司法官员贪赃枉法犯罪的铁证,至今没有任何回音,完全就是不作为的态度。

面对中国法治荒漠化的残酷现状,曾给习近平发“政治体制改革——司法独立制度”公开信的张建平先生认为:如果当局坚持一个国家的司法受他们绝对领导,也就是掌握权力的人或组织可以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那么国家一定就会是一口随时爆炸的“高压锅”,信访这个减压阀也总会失去作用。

2-1
3-1
4
IMG_0001
IMG_0002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