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维权人士师改兰被地方政府赋健康黄码以阻止其维权

2022年7月28日,本网获悉:近日,甘肃省定西市临洮县维权人士师改兰反映:“我一月之内就因为是上访维权人的身份被赋黄码3次了” “健康绿码被变黄码,被以密接人员预隔离。请问都是在低风险地区出行,没有确诊病例,哪里来的密接?还是以打着防疫的名义,在实施维稳活动?” “甘肃省定西市市委市政府,临洮县县委、县政府滥用职权,操纵卫健委,肆意将合法公民师改兰的健康绿码多次篡改为黄码,阻挠师改兰出行……”

师改兰:甘肃临洮县上访维权人士。17年前,师改兰家80平方米的店铺,在没有评估表的情况下,被地方政府一口价1502元进行拆迁征收,师改兰不同意,随后店铺被政府以打砸抢的方式强行拆迁。师改兰被迫上访维权。上访17年中,师改兰被非法抓捕拘留13次,被判寻衅滋事罪3年。因为上访,现在师改兰家房前屋后被安装摄像头,其暂住的亲戚家门口也有不明身份的人员24小时监控。

在清零防疫政策下,健康码已成为当局监控和限制民众自由的工具。尤其对维权者,当局利用健康码限制旅行乃至人身自由,成为一种维稳工具。今年6月,河南村镇银行事件的维权储户,集体被赋红码,以限制他们出行维权,引起舆论哗然。在舆论压力下,当局仅对部分涉事人员以行政处分了事。但对于未受到舆论关注的维权人士,当局仍在利用健康码进行监控和维稳。

g1

 

g2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