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评论:上海记者赋诗惹祸,以言治罪再次升级!

2022年7月15日,上海广播电视台(SMG)“融媒体中心”旗下记者宣克炅通过自己的新浪微博发布了一首名为《致知了》的打油诗,因为诗中含有“高高在上”、“自以为聪明、肥头大耳”等用词,被当局理解为影射习近平,后责令检讨。

次日,由“锤子便签”平台发出的“融媒体中心”就此事的通报通过微信等平台疯传。该通报详述了宣克炅发布上述打油诗的经过。据他本人陈述,因为有晨跑的习惯,于当天7点43分左右在户外跑步。当时,头顶上知了高叫,加上天气炎热,于是,在心烦意乱的情况下信手写下了该诗。

对于这篇通报,原本没有看过该打油诗的人一定倍觉好奇。通过百度等平台对其进行搜索,遗憾的是,基本上找寻无果。不过,对于掌握翻墙技术者而言,只要能上谷歌,就能查到该打油诗的完整版。

该诗的全文是:

致知了

闭嘴

说你呢

高高在上

一片聒噪声

平添几分燥热

自以为聪明

肥头大耳

土堆里

蛰伏5年以上

才爬出阴间

却只会用屁股

唱夏日里的赞歌

不知人间疾苦酷暑。

这样的打油诗,一般人如果见到,只会认为是在表达对炎炎夏日里知了狂叫的厌恶之情。

然而,在新闻言论审查日益严厉的中国,总有那么一群人,能够通过无论什么文字嗅出不一样的味道。一首普普通通的打油诗或者一篇谈论历史帝王的文章,都可能被认为具有影射作用或者隐含反意,点击和评论量不高还好,一旦成为热文,就可能被官方以“违法相关政策法规”为由强行删除,甚至封号。

宣克炅这首诗,创作的初衷到底是否具有“影射”意图?答案尚不得而知。官方通报引述他的话透露,在该诗发布30分钟过后,他便发现部分网民认为该诗意有所指,还有亲友陆续询问该诗的含义,他遂而删除了该打油诗。但是无奈,诗已经被人截屏,并在圈群里广泛传播,最终传到他所在单位领导那里。

最近这些年,不管体制内外的人士,都倍感压抑,不过,对于极端保守势力而言,则是他们前所未有的良机,因为他们可以对别人的言行上纲上线、踊跃向言论审查机构举报。即使歌功颂德的言论,也可以被他们解读为低级红和高级黑,其它言论则可能被解读为有弦外之音或意有所指。有不少文章,已经顺利发布到网上,但是到影响大的时候则被删除,多半就与这些人的举报有关系。

宣克炅的“知了打油诗”对知了的描述应该说是非常形象的,知了的确是噪音的制造者,长得也是肥头大耳,天气越热,它们越是叫得欢,似乎是在歌颂炎夏,殊不知民众在酷暑里有多难受。最近半个月,中国相当一部分地区气温极高,热死了不少人,这首诗可以说道出了很多人的心声。

但就仅仅因为这样一首打油诗,宣克炅被单位责令检讨,此举虽然不等于戴上明晃晃的手铐、被安上罪名,但也是因言被惩罚。对这样的打油诗作者煞有介事地严肃处理,倍显荒诞。从法律的角度讲,作者没有触犯任何法律。如果审查官员非要把它解读成一首反诗,那是他们自己的问题。宣克炅作为作者,应对该诗拥有最权威的解释权。

宣克炅发布“知了诗”的遭遇 ,让人联想起宋代的“乌台诗案”。一代文豪苏轼的《王复秀才所居双桧二首其一》 ,本是希望以两棵桧树挺拔的风姿,来表达刚正不阿的人生追求。可是,诗中的“世间惟有蛰龙知”一句被李定揪住不放,认为是在诽谤宋神宗,其后还找出了苏轼的多首诗以及《湖州谢上表》中的句子,试图将证据做足。

幸运的是,因为宋代厚待文人的传统,言论空间较广,“乌台诗案”到最后连宋神宗本人都认为有些荒唐可笑,听完苏轼的“罪证”后连连感叹:“诗人之词,安可如此论”。外加已经赋闲的王安石,也出面为苏轼求情。一度已逼近死亡线的苏轼,这才逃过一劫,落得贬去黄州。

宣克炅诗案发生后,有网民叹息,这是一个魔幻的季节,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有网民为宣克炅鸣不平,认为这首诗只是为了“骂知了太吵而已”。还有网民借题发挥:“夏天过完知了就会死,要死快死吧”。更多的网民称自己原本没看懂该诗,结果在一顿动作之后明白了,原来是官方认为打油诗影射最高领导人。“这不就等于自己认领了吗?”一则博文这样说道。另一个网民回复说:“被删了才是最有节目效果的,简单复刻当年苏联的白纸传单笑话。”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感叹此事在微博发文说:“活了大半辈子,还是做历史的,从来没听说骂个知了还要写检讨的。”

现如今,在墙内互联网上,宣克炅的知了诗已经全部删除,就连他给家人发私信,也会被屏蔽,对方收不到。有人总结说:“封杀李佳琦,结果都知道六四了;处罚宣克炅,结果都在讨论知了,我觉得你们党内部真的有敌人。”此事,最近也成了一些媒体和政府官员在茶余饭后的一个话题,他们当中很多人表示,以后说话、写诗、作文得更加慎重了。

显然,在经过几十年改革开放过后,中国又重新回到了文字狱时代。宣克炅诗案是以言治罪的再次升级版,“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清代文人徐骏就因为这两句诗,结果被处死。现如今,文字狱的严厉程度好像也快要赶上满清朝代了。重新开了宣克炅诗案这个头,不排除在今后,会有人赴其后尘,轻则批评教育和自我检讨,重则送入大牢,不管开口言论者身处何处,无人能够幸免。

2022年7月23日

id13782360-fxw0x-0amaufodv
0ee2e2b.jpg_b
来源:维权网 特约评论员:安在胥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