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信访工作条例被证明无实效,四川宜宾余氏一家兄弟姐妹六人群体进京继续上访

2022年7月14日,本网获悉:新的信访工作条例于2022年5月1日施行后,尽管有了很多的细化与可操作性,但四川宜宾余氏一家兄弟姐妹六人群体进京继续上访,证明在没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真正法治的环境下,出台任何条例都不会有实质性化解矛盾的效果。

2022年6月23日上午,四川省宜宾市珙县上罗镇梧桐村的余凤连在当地政府人员陪同下,到国家信访局提交信访材料,填好信访表格后等着接待,很快里面接待人员主动打来电话,询问核实了余凤连的信访诉求,随后就发来登记、处理的信息,告知回属地配合调查。国家信访局如此迅速给予答复,让余凤连喜出望外,以为牵涉一家人诉累的山林问题从此有一个说法,也能人一家人解脱出来。

然而,属地管理到了地方上根本还是老样子,2022年7月12号余家兄弟姐妹六人再度群体进京,出火车站在北广场地下通道盘查身份证时,因为有访民的电子纪录,大哥余仲堂被强制带去北京西站派出所,然后由北京警方交给地方截访人员带走不知去向。

余仲堂、余友堂、余海堂、余付堂、余仿堂、及余凤连等六兄妹反映的是父亲山林被侵占的问题,及在上访后身份证被录入“黑五类贱民”信息问题,以及2020年10月余凤连因为身份证信息遭截访而被刑事迫害事件。余凤连是今年4月份由炮制冤假错案的公安机关解除取保候审后,才再次进京信访的,地方上还在新的信访工作条例施行后,专门派了社区书记等,陪同受尽冤屈的余凤连进京。

余凤连和兄弟余仿堂是因为父亲的自留山被违法登记他人名下,且被用作石材开采得不到纠正,需要在北京边打工边维权,结果遭到北京警察配合地方的干预,屡屡失去打工机会。余凤连更是因为上访,差一点在2020年10月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判刑。

虽然说余家兄妹六人这一次刚到北京大哥就被截访,因为别无选择,但余下的兄妹5人在大批截访人员的跟踪下,继续到国家信访局、自然资源部、公安部信访。

余凤连电话:18208212651。

20220714150720
20220714150705
20220714150655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