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还是防信访?姜家文“两会”后首访国家信访局无功而返

2022年4月21日,本网获悉:今天上午,辽宁丹东维权人士姜家文先生和辽宁大连的盛兰福先生一起,到位于北京永定门西街甲1号的国家信访局与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信访局信访,里面的“防疫”手段之严酷,让信访人有一种防信访的感受,结果当然又是白跑一趟,无功而返。

姜家文先生是在今年全国“两会”结束后的3月21日才恢复人身自由,次日便匆匆返回北京,因为在被限制人身自由期间得不到治疗,返回北京后一直在租住地休养,直到今天才首次去国家信访局继续维权。到国家信访局后,先是两次安检,继而检查北京健康宝、行程码、及48小时内核酸阴性报告,然后才进接待大厅,接待员将老姜的身份证往处理器上一放,就说了声你的案件属于公安部,可以走了。老姜说要我还有要补充拆迁案的材料,冷冰冰告知回你们丹东市元宝区补充。

下午,姜家文到公安部讨要不予受理的书面文书,两位接待的正科干警百般狡辩,说他的案子在辽宁省省、丹东市、元宝区依照信访条例已终结了,公安部就不再受理。老姜说,依照宪法你们必须受理,即便不受理也请给出不受理决定的书面文书,去年底你们一位老处长不给书面文书,理尽词穷叫我去起诉公安部,但你们不出书面告知书我怎能起诉?我到公安部信访十六年了,告的是丹东公安与北京公安的贪官污吏违法犯罪,怎么就在没有任何说法的情况下终结了呢?老姜还要交涉,三个保安冲上来就推搡。

而一起前往信访的盛兰福就更惨了,因北京健康宝出现弹窗,被信访局与公安部拒之门外。据了解,盛兰福是昨天(20日)和姜家文一同做的核酸检测,“阴性”的检测报告足以证明不是病毒携带者,但就是不让正常信访,盛兰福与安检人员理论时,安检人员还威胁说:你离远点说话,这是防疫规定。

已年复一年信访维权21年没有结果的老姜说:疫情暴发以来,信访维权隨之发生重大变化,当局借疫维稳手段创新,什么时空伴随者,绿码变黄码,弹窗,不属于隔离对象也强行隔离,害苦了信访人,疫情三年信访人的时光流失了三年,现在这种严酷的防疫条件,国家信访局基本上没有多少访民了。

姜家文电话:18701419860。

盛兰福电话:17769645022。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