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紫娟(常玮平律师妻子):仓皇逃离西安

4月14日是常玮平38岁生日,本来打算去看守所给他存钱,但因为宝鸡疫情管控,对外省来宝不管高中低风险一律实行14天强制集中隔离加7天居家隔离,虽然这个政策被有些网友形容为庙小妖风大,但现实中我能做的也就是放弃这个想法。

14日上午在西安办完了其他事情,我就想既然不能去看守所,就买束花去陕西省公安厅门口拍照纪念,毕竟那里是葬送他前半生的推手。没想到下午两点在花店买完花,老板让我付完钱扫码打卡经过地的时候,发现我的陕西一码通变黄了,我立马想到了,可能是我早上接的电话惹的事:14日早上7点我还在睡觉,突然电话响了,我先给挂了,对方又接着打来了,我只好接了,原来是西安的什么疫情防控指挥办的,问了我一些行程方面的问题,虽然很生气,但我还是回答了。我认为,凌晨或早上六七点给人打电话大概是只能是报丧或其他重大事件,行程这种问题,大数据早就查的明明白白,非得给我一大早打电话?而且一下飞机就做核酸,报告目的地。但作为屁民我也就自己发发牢骚。接完电话又睡了一会,起床收拾出门办事。在等滴滴的时候,上午10:28分我又接到一个181的电话,是一位女士,开口就问:你有没有向南窑头社区报备?我说我住酒店,没人告诉我我要报备,我也不知道什么南窑头社区(后来才搞明白我住的酒店属于这个社区),而且我早上七点已经有防疫部门给我打电话,我已经回答过一遍了,昨天酒店让我做核酸我也做核酸了,你们就不能数据共享一下?不要一遍一遍的问我了。然后人家就说:你就这态度配合的?我说是。然后人家就说,那我就给你变黄码。然后就挂断电话了。整个通话过程就一分钟。心想,我行程码是绿的,全是低风险,连个星号都没有,还能真的因为我态度不好给我黄码?这么随意吗?看来人家真这么做了。

我就开始给181打电话,多次打不接,花店老板帮我打也不接。店老板按照规定开始给片区城管、公安部门打电话,告诉他们他店里有人黄码了,人家又给了好几个我们也搞不明白的电话,让我们等着。其中有一个部门说我住的是高新区的酒店,让我找高新区防疫部门,我们就按电话打过去,问了我姓名身份证号,让我等着。12345政府服务热线也打了。期间所有电话都是让我等着,从两点等到五点,高新防疫办流调组确定我是非密接,非次密接,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给我变黄码。让我打一码通的客服查原因,才知道我是潜在密接。啥叫潜在密接?没人告诉我,人人都可能是潜在阳性、潜在密接、潜在次密接!这是什么狗屁理由!我问他们能不能给我把黄码去掉?他们说不归他们管。谁给我变的谁才能去掉。他们不知道谁给我变的。我一提到181电话他们就不接话。我说我要出去上厕所,花店里没有厕所,我已经在花店里坐了一下午了,一天没吃饭了。他们还是顾左右而言他,我要上厕所要吃饭的诉求没人理。后来我就出去找公厕了,我不会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我自己。回来的路上想买饭吃的,但想想没去,餐馆的生意已经够惨淡了,万一再因为我去了给他们带来麻烦是我不想看到的。回到花店再一遍一遍的给高新防疫办、12345打电话,等到下午六点多的时候,终于搞明白我的码是市防疫办的人赋的,花店老板觉得很奇怪,181的电话明确的知道我在南窑头社区,按他们在西安的经验,这个一般是社区街道办的人。怎么会是市防疫办?高新防疫办给了我市防疫办的电话让我打,但那个电话一直没人接。高新防疫办也不接我电话了。曲江防疫办让我们自己联系高新防疫办把我接走。就这样成了一个没人管的黄码。八点的时候,花店老板出去给我们买了两碗面,他也真是倒霉,从中午到晚上就我一个买花的,也就六十块钱,还一直帮我打各种电话。用他自己的话说现在的生意就是给房东打工而已。后来我给花钱的时候给了他两碗面的钱。等到十点,我决定不等了,我要上街了。花店老板提醒我做核酸的时候需要亮码,我是个黄码,看做核酸那有没有人管?我就去了最近的核酸点,花了28元,亮了黄码,人家说要登记上报,就让我离开了。再次证明我是个没人管的黄码。期间朋友帮我想了个办法,我终于到了一个能睡觉的地方。一晚上也没人来找我。早上七点,睡梦中又被大喇叭声吵醒,一刻不停的放“全体人员下楼做核酸”……,看了一眼我的西安一码通,绿了!我觉得我得赶紧离开这地方。一刻也不想多呆了。到我九点离开那个小区,小区里一直播放着那个声音,制造恐怖紧张感满分。其实以我的了解,不论是花店老板,还是我的朋友们,都知道当天要测核酸,片区化管理,早就通知到个人了。有什么必要从早上七点开始不停的放?

回顾整件事,如果是181的电话给我赋的黄码,那真是太任性了,一个街道办的人员认为我配合态度不好,就可以给我赋黄码,让我在原地动弹不了。更绝望的是事后我也没法追究,没人给我一个解释我怎么就是潜在密接了?下次我可能就是潜在杀人犯了,因为我确实有拿刀的力气。公民需要多好的态度才算好?像移动客服那样吗?这是当然,我是移动的金主,对金主爸爸态度当然要好!这些社区以及各类拿财政工资的人员,金主是谁呢?是我!那谁对谁要态度好一些呢?被舔惯了吗?

如果是西安市疫情防控指挥办,那我就不知道了!为什么要给我变黄码?我比较特殊我知道,我不猜了。本来打算去陕西省公安厅、省检察院、省纪监委控告的,想想也没必要去了。

从4月16日凌晨0点,西安城6区又封了,还好我离开了那个地方。

以此文纪念常玮平38岁生日。

陈紫娟

2022年4月16日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