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十堰访民刘玉洁因维权 儿子喻博睿下落不明

【公民权利网2022年3月29日消息】2002年7月1日湖北省十堰市原物价局(现并发改委)行政收费科科长喻成斌和原物价局副局长杨朝国,五堰街办滨河社区原主任汪业芳利用职务之便,出示伪证诬陷刘玉洁下落不明,勾结十堰市茅箭区法院法官何新,贱踏法律尊严编造(2002)茅燕民初字第338号民事裁判书,2006年刘玉洁知道案件真相后,向茅箭法院提出申诉,前夫喻成斌利用各种手段对刘玉洁进行威胁,狂言老子让你一无所有,在茅箭法院立案开庭还没给刘玉洁结果的情况下,法官何新2006年12月21日给喻成斌出示法律文书生效通知书,当天把夫妻共同财产全部过户到他一个人的名下,导致刘玉洁与儿子无家可归,当时儿子在北京打工,儿子面对父母的离婚,家庭的破灭与现状无法承受,造成精神压力,同时造成与女朋友也不愉快。
2007年5月14日刘玉洁儿子独自漂泊海南三亚,在三亚龙湾仙人掌酒店惨遭陷害冤狱两年。2009年5月19日刘玉洁从海口监狱将儿子接出来时发现儿子精神异常,到海南省精神健康中心诊断就收治入院治疗,在一个举目无亲的地方,刘玉洁通过各种渠道联系到前夫请求喻成斌帮抚一点治疗费用,他无情的拒绝父亲的义务在无任何回复情况下,刘玉洁将儿子留在医院自己从海南回十堰请求政府救助。
茅箭法院给喻成斌承担所有的费用,壹万元医疗费用,让他到海南把儿子接回来,医院说需要留观一段时间,不知道喻成斌和茅箭法院有什么承诺,2010年茅箭法院又下一份法律裁定书将儿子监护权归他,这份文书下达后,茅箭法院和维稳办就开始把刘玉洁当不稳定份子经常非法拘禁各个宾馆酒店和黑监狱,刘玉洁失去儿子的监护权后,儿子经常流浪在外,喻成斌没有尽到一个父亲应尽的监护权,儿子并没有得到父亲喻成斌在法律监护范围之内的保护与爱。
2013年3月3日茅箭法院信访办主任杜昌满雇佣地痞流氓守在刘玉洁家门口,刘玉洁出门后被非法绑架关押到清正雅苑抢走了手机,和儿子失去了联系,刘玉洁3月18日从清正雅苑释放出来后与儿子联系发现儿子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2013年3月25日朝阳路派出所给刘玉洁送来北京刑拘刘玉洁儿子的通知书,刘玉洁找市政法委要求他们让儿子父亲喻成斌到北京处理儿子的事,在无任何回复的情况下,刘玉洁4月12曰从十堰到北京请律师会见儿子,才知道儿子从市政府驻京办半夜跑出去,因打的没钱和司机发生冲突被海淀公安刑拘,在北京处理儿子的案件被市政法委认定刘玉洁无理取闹从北京押回十堰非法拘禁在丹江高家沟六十四天。
2014年4月北京海淀区法院电话告诉刘玉洁儿子4月16日开庭需要刘玉洁参加庭审,刘玉洁又找市政法委要求他们让儿子父亲喻成斌去北京处理儿子的事,仍然没有回复,后来儿子的代理律师又告知刘玉洁去参加开庭,刘玉洁到北京后,市政府还安排茅箭区法院秦明成,朝阳路派出所民警和农科院宋伟也去北京。
2014年4月30日在这些人的陪同一起回十堰等待儿子的判决,2014年5月25日刘玉洁到市纪委信访室被朝阳路派出所民警罗德刚带到派出所晚上把刘玉洁送到十堰市行政拘留所,6月4日下午市公安局民警郑波带来何波,谢兵,刘军黑保安将刘玉洁从行政拘留所绑架到三牛头山非法拘禁一百二十八天,2014年9月30日晚上朝阳路派出所民警罗德刚将刘玉洁从牛头山押送到十堰市看守所,检察院以寻衅滋事罪公诉法院,茅箭区法院以刘玉洁在北京上访定寻衅滋事罪入狱四年!
当时儿子在北京服刑,妈妈刘玉洁在湖北女子监狱服刑,2016年儿子出狱后得知妈妈刘玉洁被判刑四年服刑在武汉女子监狱,儿子到武汉监狱看到妈妈的时候说,他从北京回十堰知道妈妈判刑了心里很难过和几个同学聚聚都痛哭流涕!儿子在家烧香为妈妈祷求平安,他爸爸报警说儿子有精神病,朝阳路派出所把儿子送精神病院关一年多,儿子流着泪说妈妈你回家了我们一起好好过日子吧!儿子再次被送进精神病医院他自己跑了出来才能去看妈妈。
2018年9月刘玉洁释放回十堰后,前夫喻成斌和儿子在一起经常为索事争吵,儿子乞求和母亲一起生活,当时刘玉洁刚出狱,由于监狱生活环境差造成身体极大的损伤,出狱后身体非常虚弱,在身体还没恢复的情况下,十堰市社保局又停了发了刘玉洁的养老金至今没一分钱的生活保障!儿子先后两次被父亲喻成斌送进精神病医院!
2022年3月21日下午在医院多次催促街办曹主任,柳林社区找到市发改委老干科才通知儿子父亲喻成斌到医院接儿子出院,十堰茅箭精神病医院医护人员说儿子喻博睿治疗效果很好,只要回家坚持按时按量服药不受特殊刺激正常生活绝对没问题!让人疼心的是市发改委老干科给喻成斌联系一家福利机构,喻成斌将儿子从医院直接送进了福利院,目前警方介入到底送在哪家福利院都没人告诉刘玉洁?儿子出院前21号下午一点半给妈妈刘玉洁发消信息说他爸爸将他转十堰中医院或者是红十字医院,22号刘玉洁到这两家医院都没查到,后来又有人告诉刘玉洁在十堰市康宁残疾人托管中心,刘玉洁经过反复查找也没有,后来又让南街社区帮助电话查询也回复没有喻博睿的名字,并且21号也没有出车记录,疫情防控这几天里面都没收人,3月24日刘玉洁到市发改委老干科让他们协助帮忙问一下喻成斌到底把儿子送在哪里?老干科两位工作人员说这不是他们管的事,刘玉洁说不是你们管的事你们凭什么帮喻成斌联系福利院把儿子送去,你们为什么不了解一下儿子是否符合住福利院的条件?老爷子都没去养老院凭什么把儿子送养老院?良心何在?如果不能出院在专业医院可以继续治疗,既然医院说符合出院条件为什么把儿子送福利院,这是对残疾人的遗弃,摧残,折磨,这种监护行为构成犯罪!刘玉洁作为母亲应该有知情权和探视权!质问这家福利机构什么性质,儿子送到你家就不通过审核收住了还不让还亲人联系?难道是黑社会吗?
今天向市长热线进行了投诉目前还没有回应!
今天早上七点半在十堰市柳林路遇见了儿子父亲喻成斌刘玉洁问他把儿子关押在哪里?喻成斌丧心病狂地说,我把他弄死也不会让你知道,只要你闹我非把你搞死!刘玉洁斌报110救助,朝阳路派出所接警民警告诉刘玉洁这事不归公安管,让刘玉洁到法院起诉,刘玉洁说把人搞死你们也不管吗?警察说人死了吗?刘玉洁说政法教育整顿怎么还有这种败类警察!后来就把电话挂了!
从3月21号儿子离开茅箭医院这几天刘玉洁就费尽周折,儿子究竟在哪里?没有任何回复?真不理解为什么中央政策在上访人员的面前没有任何效果?但是拦截关押访民的手段除了王丽书记一百种,每次效率特高,不知哪个部门一声令下,火车站,车厢里火速就有人去卡路?由于担心儿子在精神继续受摧残,请求社会正义使者伸出爱心之手帮助吁!抓紧时间救救我的儿子,因为喻成斌在茅箭法院的保护下,目前形成恶势力比较强大啊!帮凶太多啦!这样的处境刘玉洁自身难保,怎么保护儿子?请求社会援助发出正义之声!千万不能让铁链女的悲剧重演!
刘玉洁,女,1958年3月13日生,湖北省十堰市茅箭区五堰街办居民,
联系电话:15171383110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