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到底是防疫还是谋杀?公民孙永会写下遗书

2022年3月13日,本网获悉:徐州公民基督徒孙永会(网名孙婉晏)女士在2022年3月7日下午给自由网络作家诗人时评人吕千荣的微信发来求助遗书:“如果我要是突然死或者出了什么事情就是在深圳市福田区上沙和下沙中间的一个小区小区的名字叫深圳市福田区中洲滨海华府一期在这里强制做核酸检测出的事情!”

孙永会女士,在2021年冬到深圳市福田区中洲滨海华府一期小区一朋友家里帮忙,从2021年10月至今多次被强制要求做核酸检测,每次做核酸检测被棉签搽拭嗓子都会感到嗓子灼痛和嗓子出血,2022年2月27日做了核酸检测后发现嗓子吐血,怀疑是不是以防疫为名对异议人士迫害下毒。

孙永会女士从2022年2月26日至3月8日每天都被强制要求做核酸检测,多次做核酸检测后头发掉的多,头痛、喉咙痛、胳膊疼、腿痛,有时候身体里面都在痛。该小区无论大人小孩每天都是如此被强制要求做核酸检测, 孙永会女士说该小区并没有发现有人感染新冠病毒,却已经被封控多日了,她想逃离这个城市,却因该小区被封控而无法离开深圳。

吕千荣在2022年2月28日发出了徐州公民孙婉晏(身份证名字:孙永会)女士的控诉:其到深圳福田区朋友家帮忙被困在深圳,多次被要求核酸检测,不核酸检测就会变黄码,连孩子也要做。每次核酸检测被棉签搽拭嗓子都会被捅出血、疼,2月27日做了核酸检测后发现嗓子吐血,怀疑是不是以防疫为名对异议人士迫害下毒?见推特“墙内反匪作家”2022年2月28日推特上转发的推文视频。

当时由于孙永会女士怕牵连到朋友的家人,没有继续揭露控诉,直到2022年3月7日下午她预感到自己马上要被强制核酸检测害死了,她才向吕千荣发出了求助写下了遗书。

从2022年2月28日至2022年3月7日下午孙永会女士发给吕千荣的微信求助信息中得知:孙永会女士在2021年冬到深圳市福田区中洲滨海华府一期小区一朋友家里帮忙,在深圳从去年2021年10月开始至今多次被强制要求做核酸检测,从2022年2月26日至3月8日每天都被强制要求做核酸检测,每次做核酸检测被棉签搽拭嗓子都会出血、疼痛,多次做核酸检测后头发掉的多,头痛、喉咙痛、胳膊疼、腿痛,有时候身体里面都在痛。该小区无论大人小孩每天都是如此被强制要求做核酸检测。孙永会女士说:“该小区并没有发现有人感染新冠病毒,却已经被封控多日了,她想逃离这个城市,却因该小区被封控而无法离开深圳。现在该小区还在被强制管理封控每天强制做核酸检测,就是上门服务了!并且控制了她的微信让视频证据发不出去。每次做核酸检测的时候把棉签在我喉咙里面来回折腾几下的时候,喉咙里面都是痛的现在喉咙里面特难受,棉签上面肯定有问题!不会做核酸检测的时候棉签只要碰到我的喉咙的时候.就有让喉咙那个地方有很痛的东西.如果不做核酸检测健康码就会变黄码,并牵连到她帮忙的朋友家里的孩子上学。”

吕千荣在2022年3月8日下午打深圳市12345市长热线控诉反映。

公民孙永会女士在深圳被强制每天做核酸检测都会出现嗓子疼和嗓子出血 怀疑被迫害下毒 https://youtu.be/qcTOc7AtaGM  来自 @YouTube

上面是孙永会女士,在2022年2月27日做了核酸检测后嗓子疼痛并发现嗓子吐血的视频证据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