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抱起120斤(赴徐州探访铁链女而遭抓捕的女士之网名):沛县抓我的这段经历是我最严重的精神创伤

沛县抓我的这段经历是我最严重的精神创伤。

极致的恐惧让我几乎在一瞬间就在潜意识里开启了全身防御模式。并伴随着世界观的崩塌,我一直信任的,国家一直教导我的,全部变成了谎言,成了刺进我身体的剑。

我一直拒绝配合所谓民警公安,我一直不断问我自己,这就是警察吗?这真的是公安局吗?这些真的是给予老百姓的合法执法吗?我一遍一遍问局里的其他人,问我见到的每一个活人。他们有的说是,有的沉默,但没有一个人来告诉我,不是的,警察和公安不是这样的。

甚至在后面,审讯我的人和看守所的人,会轻蔑又自大地用“你没罪你怎么会在公安局和看守所啊?”来攻击我。我怎么会?我是被绑架来的呀,你们听我说了吗?你们把我的话听进心里了吗?直至我离开徐州,没人来为这件事负责。就好像完全不存在这件事,我是被好好请进公安局配合调查的一样,我把它藏了起来。

于是直到我现在回了家,我也仍然在高亢的防御中,极度不安。

当我意识到我的精神状态发生改变,我诚挚地告诉我自己,我受伤了,我受了很重的伤。我需要了解一下是怎么回事,有网友提醒我,这是创伤后遗症。

我去了解了一下,确实是的。我就慢慢平静了。我追忆了一下,确定了创伤所在,我决定把这个伤口挖出来,拿到伤我的人面前,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没有医生能疗愈我,没有医院能疗愈我,没有亲友能疗愈我,能疗愈我的,只有伤害了我的人受到最重的惩罚!

只有他们受到司法的雷霆之怒,才能平息我的怒火与创伤。

你们当初既然做了,今天就必须自行承担!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