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抱起120斤(赴徐州探访铁链女的二姐妹之一的网名):因探访徐州铁链女而遭抓捕的狱中经历通报和诘问

(关键词:#江苏成立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调查组#、#官方通报徐州丰县生育八孩女子情况#、#8孩女苦难坚强,24年何日得真相#、#姐妹来了#、#女人力量#)

2022.2.11晚,我和拳妹(另一赴徐州探访铁链女的姐妹)一直在孙楼派出所等着做报案笔录。等到10点半,一个长得和孙楼派出所副所长一模一样的男人来对我说,现在我可以到他办公室谈谈案情了。因为之前他出示过警官证,我也就信了。派出所大厅里还坐着抢我手机的那个女人。

我虽然跟着这个男人,但骨子里还是非常警觉,于是我很快打开手机的录像,问他你现在是执法状态吗?执法状态我需要全程录像。他说是,我就一路跟着这个男人来到了后院。没想到一进房间门里面或站或坐了差不多4-5个高壮男人,我一个也不认识,他们一下子抢过了我的手机,抓住了我。把我的胳膊别到背后,反压在椅子上,迅速用手铐把我铐了起来。之后把我往沙发椅上一扔。拿起旁边的一个破旧的黑色电脑包罩在了我的头上。然后对方紧紧攥着电脑包的下缘,把我闷在电脑包里。电脑包里面漆了胶,我很快就吸不动气,缺氧了,有强烈地窒息感,感觉自己要死了。我只能出声,说我透不过气了,我心脏病要发了!结果对方就稍稍松了一点点。但气还是不够。

我吓死了。满脑子都是我去这可是拐县啊!这是黑社会吧?是不是马上要把我卖到穷乡僻壤了?把我变成下一个8孩女吗?我要被一直强奸轮奸给畜牲男不停生孩子了?

于是我在心里立马滑跪了。从这一刻起,他们要我干什么我干什么,绝不反抗,一切配合,绝对不能激怒他们。打我也受着。

我又一想,卖我,活得总比死的值钱吧?于是我再次闷闷出声,说我心脏不好,这样不透气我受不了了。结果他们给我换了一个黑色布罩。很专业地黑色布罩,像是专门罩人头的。我那个时候还没想起来,这个东西我是见过的,就是以前电视剧里常放的,死刑犯被押送法场赴死时套在头上的那个。不管怎么说,这个罩子比之前那个好多了,起码不会缺氧死了。

他们很快开始搜我身。我穿的衣服角角落落都不遗漏,我估计应该是在找窃听器、针孔摄像头之类的。他们什么都没摸到,又叫了一个女的进来,把我身子里面贴身摸了一边。这个女人的声音我记得,就是今天那个抢我手机的女人。

气死我了。我是来报案抓她的,结果我现在变成阶下囚,她来搜我身!她有什么权力搜查我?!她搜得很仔细,但什么也没搜到,旁边一个男人提醒她摸摸我的耳垂。连耳垂都仔细检查了。还是什么也没有。

我心想真是小怂包。姥子干事就是光明正大干,你们干都干了又怕别人知道?黑社会还怕见不得人?

结果他们又问我手机的开机密码。这我怎么敢说?我说了开机密码,下一步是不是要我的付款密码?我辛辛苦苦这么多年才攒下一点小钱,万万不能这个时候就给人搞走了。

说好的滑跪呢?唉,守财奴就是这么有底线!

他们看我一直不说,居然说:“胆小鬼!手机密码都不敢说?这点事都不敢讲?”

我心想你们这是放什么狗屁逻辑,这是敢不敢的问题吗?我就说:“别对我用激将法,恐吓和殴打对我也没有。你们要我干什么我都会配合的。”

直到这个时候我都以为这屋子里的是黑社会坏人。我白天发微博说来派出所报案的时候,有网友给我留言,说,到了丰县,派出所你都敢进?我当时还当成笑话讲给拳妹听。我们守法公民,不信派出所不信公安民警信什么?国家从小教我们啊,有困难找警察,需要帮助找警察。于是公安民警在我心里一直有着特殊的光环——他们是我们的守护者。他们也是正义地化身。警察里可能有一些人不好,但整体上肯定是好的。

他们见一直问不出来手机开机密码就不问了,转而去弄我随身带的东西。其实我就带了一点现金一串车钥匙。他们忽然说,这80块钱是你的吗?

我装傻充愣,我说我不知道是多少钱。他们居然上提了一点布罩,要我确认就是80块。我对他们这个行为感到很困惑。它类似与一种,警察们一直被要求的“程序正义”。居然要和我核对我的钱?

核对是为了什么?核对是怕错,因为错了之后要承担后果。就是说有一天,我是需要对质这个钱的。而且他们怕我后面说他们对钱动了手脚,我这样说的话他们会受到惩罚。

我心态就稳了一点。至少还有以后,至少他们还有怕的事。那我就还有希望。而且这个时候我开始怀疑他们到底是不是黑社会?黑社会的话,会抢了人家的钱之后再和苦主核对一下吗?那也太搞笑了啊!

结果我心态刚稳了一点点,他们又把我拉进了一辆车里。我被推进了中间位置,左右都有人掐着我的胳膊。这可又把我吓死了。这下真是要把我卖掉了。卖去给畜牲男强奸生孩子,然后畜牲男还能领补贴、拿救助!搞不好还会让我变身惨惨孤苦女,被网红拿来博流量,秀爱心。政府官员还能拿我做政绩,一路高升。到时候人人开心各个受益,所有苦难都是我一个人的。我心下一瞬万念,一直在想要是真的被绑架了拿去拐卖了怎么办?有什么办法能让我自己好过一点?

车子不知道开了多久,终于停了。我又被拉下车。黑罩子始终是戴在头上的。进了很多人的一个大厅。一个女人跟着我,守在我身边坐着。我要喝水尿尿也不给我。我心想就休息一下吧!结果,我忽然听见了拳妹的声音,拳妹说她透不过气。我才知道她也被抓了。我故意大声说我要尿尿,向她报平安。等了很久,有人拿掉了我头上的黑罩子,要我过去录面容信息。我才发现旁边很多穿警服的男人。录我面容信息的是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还问我既往有没有什么传染病。我立马说有乙肝。

这是我想了一路的办法,乙肝嘛,和艾滋、梅毒同属性传播疾病。这样到时候人家把我买回去,知道我有乙肝,说不定强奸我的时候会戴个安全套呢!

我真傻,我当时都没想到小刁民们可能根本不知道阴道阴茎性交能传染乙肝。或者人家根本不在乎。

后来录完之后我又被塞进了车里。又开了很久,到地方了。进行了一大堆的检测记录。我才看到墙上雕着几个大字:沛县公安局···中心。

在做检测记录的空隙,我默数了一下,现场有13个男人,3个女人。我又想起来,拳妹这两天一直和我说的,丰县含男量过高了。13个男人,我一个人肯定打不过啊,这3个瘦高女人也打不过13个正值壮年的男人,男人太占优势了。这3个女人想好过,必须得听男人的话。女人2个常服,一个警服。男人常服警服一半一半。

我不知道我当时为什么那么在意警服这件事。我不仅下意识地在记我能看到的警号,我还有意识地发现,带我来的人,都没有穿警服。后来在审讯过程中,警服这件事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后来我就被带进一个审讯室了,一群人围着我,还有人专门拿相机咔咔地拍我。我心想这阵仗也太大了,这和报道国家领导的重要发言有什么区别?这么多人晚上12点了不睡觉来搞我,可见我有多重要!

哦,骄傲,自豪!

然后就开始了对我的突击审讯。尤其对那个爆料视频问的非常详细。不断把我往那个视频上引。还问我拳妹的个人信息,是不是故意拍摄之类的。

我说我就是看这个视频内容有爆点,是个好故事,发出去说不定能博流量。拳妹的个人信息我一概不知。视频是谁拍的我也不知道。他们在之后的多轮审讯中,再也无法把拳妹扯进我的事里。他们说这个视频是虚假视频,你发布虚假视频是有罪的。

我就笑了:我一个普通老百姓,我怎么核实内容真假?我就是问了,人家会原原本本告诉我吗?我都有核查权了还要公安民警干什么?!

过了不知道多久,笔录终于做完了。已经不知道是凌晨几点了。第二天他们又提审我。我忽然想起来,这不对。我是外地人,这几天一直在丰县活动,为什么现在是沛县的公安干警来审问我?提审我的时候,说我犯了寻衅滋事罪,那我寻了谁的衅?滋了什么事?审讯我的男人都说是警察,我得按他们的一切要求做,给的理由是在沛县公安局里的肯定都是警察。不穿警服,不出示警官证,不报警号,就凭在公安局里就是警察?就能对嫌疑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现在处于什么阶段?按经历我是被拘留了,按流程现在应该属于传唤,警察可以在不出示任何材料、证件、执法记录仪,甚至连身份都不表明的情况下进行执法要求公民无条件配合吗?

审讯我的2个男民警,在被我一再问道是现阶段是传唤还是拘留的时候,居然答不上来,最后不说话不理我,直接装死了!

后来,一位老干警出现了。我实在忍不住好奇,就问他,为什么一个中国人一直在美国活动,结果是由法国来审讯他?他跟我解释是“指定管辖”,所以我应该放弃抵抗,坦白从宽,争取宽大处理。我就更气愤了,质问他们:指定管辖?总有文书吧?你把上级指定你们管辖的文书拿来我看看!总不能你说指定管辖就指定管辖了,指定管辖这种事,也不可能是在微信或者一个电话里说一声就行了的吧?那现在我老家公安说他们指定管辖我,是不是就能把我接走?

结果他们又回避这个问题,到我离开徐州,都没见到那份所谓的文书。

我对他们极度不信任,既怀疑他们的身份,也怀疑根本没有依法办案。我想起来在第一次审讯我之前,他们给我看了一个《犯罪嫌疑人权力义务告知书》里面有一条,与本案无关的问题嫌疑人有权拒绝回答。我忽然无师自通地在他们第二次要给我做笔录地时候说了一句:我质疑沛县公安局执法的合法性,我拒绝回答一切问题,拒绝签署一切文书。

睡了一觉脑子好使多了!难怪要凌晨突击审我,这群小怂包!

在之后的时间里,就是我一人单挑全局自称干警的人了。我很快发现他们好爱来找我说话,每个人都想在我这里死一死,尤其是本事越大的,越想来和我过过招。甚至几个人一起上,试图让我认罪伏法乖乖坦白。小喽啰没什么意思,有的一句话就K.O.了。只有3个人,还是值得写一写的。3个人中1个人从此我要他闭嘴就闭嘴,我要他倒水就倒水。1个都不敢停留和我说话,仅剩的一个,最后用尽办法请我快快走,还送我了一枚平安扣。

如果号还在,人还在,我再写吧!

那么现在各位检察院、法院、公安高层,请来回答:

1.在这段过程中,这些自称公安干警的人侵害我的哪些权益?

2.自称是公安干警的人,违反了哪些法律?应当受到何等处分处罚?

3.在自我没有任何条件进行拍照、录像、留人证的情况下,绝对弱势群体要控告对方侵权,怎么给证据?怎么证明自己说的是实话?你们如何保证公平公正?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