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王英强:给李克强总理的寻人启事

我叫王英强,今年81岁,家住陕西省西安市西咸新区秦汉新城渭城街道办西电社区西北电力建设第四工程公司家属院(简称:四公司家属院)。电话:02933711064,18064379278

我儿王小刚是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公司(简称:三公司)的正式工,2007年2月在工作时间因工作原因被同事程文才两次恶意放值班狼狗咬伤。事后干部张小兵等人又雇凶打人,导致王小刚严重精神病。多年工资及其它应得收入至今未补发,养老金也暗中停缴。我维权十多年得不到公安的立案追查,检察院不受理我的申诉。反遭地方政府暴力维稳和镇压。我数十次被截访、戴手铐,遭殴打致双腿残疾。女儿王小琴接借我维权上访被渭城街道办书记林军、主任杜兴鹏和金旭路派出所副所长刘兵等人多次非法拘留、拘禁、绑架、殴打、威胁。陕西省公安厅多次虚假上报“案件终结”,地方政府私造伪证等迫害我全家四口人一死二残的后果。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明曾多次对我说:“你家的案子是厅长王锐和副厅长雷鸣放多次开常委会决定不叫处理的,雷鸣放2009年12月8日在审批意见上签的字,我只是具体执行领导命令。狗把你儿子咬了,你找狗去,找我们做什么?”

2018年12月初获知得到李克强总理督办,地方政府和三公司等仍合伙各种造假顽抗总理批示,至今拒不纠错。

2020年4月30日,辖区金旭路派出所警察蔡剑波带四男一女五名自称陕西省公安厅警察的便衣上门,在没穿警服没开警车没出示警官证和搜查证及物品扣押清单的情况下,私闯民宅,把我家一些盖红章子的案子原始证据、一些上访材料、两部手机、一些电子产品、几本上访日记、电话号码本等物品通过撬箱柜锁的方式公开打劫走,报警至今无果。现在我全家仍处在各级地方政府和火电三公司合伙的非法监控和软禁迫害当中。

我全家因我儿王小刚一案上访十多年也导致一死二残多年,曾得到过台湾明星伊能静等名人的关注,也得到过李克强总理的批示及中央国资委的督办,却得不到陕西省和犯罪单位火电三公司及上级单位西北建投公司的贪官们依法公正处理,至今石沉大海。

多年来,我坚持上访的诉求是:一、给王小刚报工伤,二、依法追究多年来所有涉案官员和人员的法律责任,三、按照国家赔偿法依法赔偿我家一死二残损失。

陕西省这帮官匪勾结的黑恶团伙们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逃避法律制裁,竟采取了更卑鄙无耻的手段来残酷打压我家上访维权。

由于我的退休工作单位西北电力建设第四工程公司和我儿王小刚的工作单位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公司都隶属于中国能建集团西北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管理,我也曾多次带王小刚到西北建投公司上访要求尽快落实李克强总理批示,西北建投公司信访主任凤超每次都指使保安把我父子二人堵在写字楼下,甚至还多次叫来三公司的领导和附近的广运潭派出所民警对我们进行镇压。

三公司的领导们为了达到不给王小刚报工伤和依法经济赔偿的目的,还暗中雇佣了四公司家属院物业保卫科长吴斌以老同学的身份,隔三差五借口给王小刚介绍小寡妇对象为名,背地里煽风点火对王小刚说:你知道你妹妹王小琴为啥四十岁了还不嫁人吗?因为她想灭门霸产霸占你的存款和你爸的房子,你必须想办法把她赶走或嫁出去,才有人愿意嫁给你。政府前几年己经给你家赔偿了一个亿了,被你妹王小琴和你爸王英强私分了,你爸不死你就没钱结婚。

在吴斌等人的长期挑唆下,我儿王小刚多次在家打骂和威胁我:“王英强,你个老不死的,你还能活几天?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赶紧把那一个亿赔偿款拿出来给我娶媳妇用。”同时,还多次殴打其妹王小琴并数次将她驱赶出家门不准回家。

2021年12月23日,西安市因疫情封城了,我们小区原本一直归咸阳市渭城区管辖,前几年被强制划归西安市西咸新区,但是我们的日常生活还是在咸阳市渭城区,例如:购药、购物、银行取钱、医院看病等等。

紧接着咸阳市也封城了,咸阳市渭城区所有和西咸新区交界的路口全都扎上了高高的铁皮墙,同时还派一帮警察24小时严防死守,坚决不允许西安市和西咸新区的任何人员通过。西咸新区辖区内的所有商铺和药店及超市也关门不准营业了。在这种粗暴和残酷的极端防疫模式下,我那精神病儿子王小刚因无法购药完全中断了治疗,症状日益加重,整日在家嚎叫骂人打人毁物,搞得家人苦不堪言。

在我的多次信访电话要求下,渭城街道办副书记张勇和信访工作人员任彪于2022年1月13日上午九点多来家中谈话,他们无意中提到从1.13日开始每家可以凭出门证每两天派一人外出的消息。他们前脚刚走不久,我儿王小刚紧接着就拿着出门证外出了,彻夜未归,我整整打了一夜电话,无人接听,无奈之下只好于2022.1.14日上午报了警,就在警方毫无进展的情况下,王小刚于1.14日晚上六点左右又回来了,社区派工作人员来调查他的行踪,他一会儿说到西安逛了一天一夜一会儿又说到咸阳市逛了一圈,我想不通,西安市和咸阳市都封城了,每个路口都有警察设卡设哨,公交车也停运了,想随便流动比登天都难,王小刚失踪的这一天一夜到底去了哪里?都接触过什么人?经历过什么事?

社区派人上门给我和儿子王小刚做核酸,女儿王小琴因当时不在家,被电话告知王小刚核酸结果没出来之前不准回家,否则按密接者对待,就这样,王小琴被迫在外三天不敢回家。

2022.1.16日晚上7点多,我和儿子王小刚的核酸结果出来了,阴性。社区工作人员通知王小琴可以回家了。

2022.1.16日晚上八点多,我女儿王小琴回家了,刚进门,王小刚就拿起一根铁棍恶狠狠的冲到王小琴跟前,威胁叫王小琴立马把他的身份证、社保卡、工资银行卡还给他,声称外边有十几个女人抢着要嫁给他,他急着去登记结婚。

我和王小琴询问他要和谁结婚?最好是带回家来看看,王小刚骂道:“你们有什么资格看我老婆长啥样?”随后动手将王小琴暴打一顿,我劝说不让他打妹妹,告诉他,他的身份证、社保卡和银行卡我们作为监护人只是替他保管,等他病好了就还给他,现在如果还给他,怕他在外上当受骗。并且,他的那张工资银行卡从三公司曾经提供的一份手抄账单显示,从2007年至2009年,王小刚每个月只有269元至302元不等的工资,连明细账都没有,更别提同岗同酬了。这张银行卡里到底隐藏了多少黑幕我们至今不得而知,只能作为原始证据保存。

我的苦苦劝说不但无效,反而被王小刚说成是我父女二人想霸占他的财产,同样招来一顿暴打,最终,王小琴被王小刚打出家门,王小琴随后报警,金旭路派出所警察崔斌和蔡剑波出警,因王小刚反锁家门,警察只好离去。王小琴被迫开始在外流浪,连续十几天无法回家,我则过着每天只吃一包方便面同时还要饱受精神病儿子王小刚打骂的日子。

大约从2022年1月23日开始,我女儿王小琴多次电话联系渭城街道办领导林军、杜兴鹏、张勇等人,要求他们想办法协调三公司带王小刚去医院看病治疗,林军等人叫我们自己联系三公司领导,王小琴打电话给三公司董事长赵海鹏说明情况后,赵海鹏说企业有难处,让找政府想办法解决,三公司只计划过年来家里慰问王小刚。再打电话过去,赵海鹏一直不接电话了。

王小琴又给三公司副总邓林涛打电话,邓林涛说己经具体安排给三公司人力资源兼信访主任李治宏负责了,叫我们联系李治宏具体处理。

2022年1月26日,三公司领导李治宏带着手下杨剑等人来家进行所谓的过年慰问,杨剑自称曾经在三公司卫生所当过医生,懂些医术,当场给王小刚把脉,然后对王小刚说,你的病己经好了,可以不用吃药了,你妹还不停的给公司领导打电话叫公司出钱带你去医院看病,也不知道想干啥?

王小刚说:“我本来就没病,我不去医院看病。”

随后,李治宏在街道办信访工作人员任彪的多次沟通下极不情愿的和王小琴进行了短暂的交谈,王小琴告知李治宏:王小刚的病情因疫情封城期间断药己加重,急需到医院就诊治疗,自己因此己十多天无法回家。

李治宏:“王小刚说你长期霸占他的身份证、社保卡、工资银行卡不还给他,那都是他的私人物品,你凭啥霸占?不让你回家是你自找的。”

王小琴:“李主任,王小刚是个精神病人,没有分辨能力,我如果把这些东西还给他,他出去上当受骗了咋办?如果你认为我替他保管这些东西不合适,我现在可以当着你的面把这些东西还给王小刚,但你必须给我写个书面东西,说明如果王小刚拿到这些东西后在外边上当受骗了,你承担所有法律责任。”

李治宏:“我凭啥给你写这个东西,我看王小刚思维敏捷,完全正常,你霸占别人的私人财产就不对。”

2022年1月28日下午,王小琴再次给三公司领导李治宏打电话,要求三公司尽快拿钱派人带王小刚去医院看病,李治宏:“王小刚说他自己没病,不愿去医院看病,作为公司领导我们只尊重自己职工的个人意见,我们凡事只和王小刚本人沟通,你算什么东西?”

王小琴:“我是王小刚的家属,也是他的监护人,他有没有病谁说了也不算,必须到医院叫医生检查完说了算。”

李治宏:“王小刚说过了他没病,不去医院,你凭啥非要强行带他去医院?你说你是王小刚的监护人,王小刚本人给你写过委托书吗?他承认过你吗?不要再多管闲事了。”

王小琴:“既然你们都说王小刚没病,王小刚本人也说自己没病,那你们就尽快安排王小刚去上班,同岗同酬给他发工资,这样他就可以攒钱娶媳妇了。”

李治宏:“王小刚本人并没有要求上班,公司凭什么安排他上班?我们只尊重王小刚本人意见,你少瞎掺和。”随后,李治宏强行挂断电话。

大约过了不到一小时,王小刚手持一根铁棍,找到小区商店里把王小琴当街暴打一顿,囗中高呼:“李治宏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了,叫我今天找你要身份证、社保卡、工资银行卡,如果你今天敢不还我,就让我打死你!”现场有几十人围观,没有一个人上前劝阻和报警。

最终,王小琴被王小刚连打带拖弄回家后,王小刚拿起一把菜刀对王小琴说:“你今天不把我的东西还给我,我就拿刀劈死你!”

无奈之下,王小琴借口找中间人见证为由打电话叫来了金旭路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当面向警察说明前因后果,警察问王小刚:“你要这些东西干什么用?”

王小刚:“西北建投公司信访主任凤超和三公司领导曾经答应过我,只要我把我的身份证、社保卡、工资银行卡交给他们,他们就给我报工伤,我现在急需拿这些东西找他们报工伤。”

警察:“万一你上当了咋办?建议你和你的家人一起去找他们行吗?”

王小刚:“没有万一,我没病,我可以自己去找他们报工伤,不需要别人陪我去。”

警察调解了约二十分钟仍无果,无奈之下王小琴只好当着警察的面把王小刚的身份证、社保卡、工资银行卡还给他,双方在笔录上签了字。

2022年2月2日中午,王小刚悄悄离家外出,至今未归,电话一直打不通,不知是死是活?我着急的连续几天休息不好。

尊敬的李克强总理,您还记得2018年曾经亲笔批示过我家案子给中央国资委吗?己经四年了,以陕西省公安厅为首的这帮涉案贪官们仍公开给犯罪单位火电三公司当黑保护伞,既不承认有您的批示也不处理任何问题更不给我儿王小刚报工伤。

我儿王小刚之前十多年吃的药一直是三公司买的,案发后由四医大西京医院确诊的精神病,现在因疫情封城断药导致病情加重,任何旁观者都能看出王小刚精神状态严重异常,为啥到了三公司领导李治宏嘴里就变成思维敏捷,完全正常了?

既然三公司领导都认为王小刚没病,为啥又不让他回单位上班,也不敢带他去医院复查?

王小刚家里家外多次因犯病打骂家人的事情我也曾多次向渭城街道办主任杜兴鹏和副书记张勇反映,请他们想办法尽快安排王小刚到医院复查治疗,每次他们都说这是我们的家庭矛盾,他们不便参与,要么就是叫我们自己找三公司领导沟通。

我们家在政府领导和三公司领导们相互踢皮球的情况下,眼睁睁无法救治王小刚,我今年己经八十一岁了,因上访被暴力维稳落下一身残疾,己经没有自理能力外出寻找儿子王小刚,请求李克强总理可怜可怜我这个一死二残的家庭,派人帮我找找儿子,救救王小刚,想办法让他尽快得到医治。

如果王小刚在外发生任何意外,肯定是被以陕西省公安厅为首的涉案贪官们和三公司的贪官们给谋害了,只要杀死王小刚,就不用给他报工伤也不用经济赔钱了,更无法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了,恳求李克强总理救救我儿子,依法严惩所有涉案官员和人员!

三公司副总邓林涛电话:13992057992

三公司人力资源兼信访主任李治宏电话:18992057071

附件:当年案发经过

我儿叫王小刚,是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公司(简称火电三公司)的职工,于2007年2月6日由公司调入蒲城项目部工作,任项目部保卫部纠察,做门卫工作。去蒲城工作前身体健康,无任何疾病。2月7日第一次上班,被安排值晚8点的班,接班时他看到门卫室门锁着,就到值上一班的同事陈文才的宿舍门口喊陈文才要钥匙,陈文才认为暴露了他旷班的情况,放出藏在宿舍的值班的大狼狗,把王小刚咬得腿上鲜血直流,满院子的干部、工人、小车无人救助!我儿自己向农民问路,步行到乡卫生院看伤打防狂犬病疫苗救了自己。我在与王小刚的电话交谈中发现情况不对头,立即赶到蒲城项目部了解实情后,找相关领导要求处理问题和上报工伤,单位领导拒不处理任何问题也不准王小刚休息,还克扣了王小刚的工资和奖金。

2007年3月24日,我带着王小刚找保卫科长张小兵要奖金和以前的工资,张小兵和财务科长白石等七八个人在食堂里面找到我们,食堂管理员王怀忠现场指挥,办公室主任张广利抱住我,让农民三人打我儿子,在食堂里边和外边共打了4次。张广利、张小兵还威胁我:你儿还要不要工作?满院子干部、工人,没有任何人敢出来劝阻。事后不许我们报案,不让休息,不给治病,如休息就停发一切。我看事情严重,只得将我儿强行带回家中休养治病。

王小刚被单位的人有意放狗咬伤、被殴打、被欺负,身心受到严重伤害,连续多天晚上做恶梦吓得他睡不成觉,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确诊为偏执型精神障碍,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必须要有家人常年照看。

我向蒲城当地的派出所报案,随后又向蒲城县、渭南市的公安机关报案,直至向陕西省公安厅报案,至今都不给立案查处。陕西省公安厅信访室主任夏琛明甚至对我说:“狗把你儿子咬了,你找狗去!找我们做什么?”

十多年来,我到北京公安部、中纪委、国家电网公司、国务院信访局、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上访多次,到咸阳市、陕西省各级政府部门上访不知有多少次了。以陕西省公安厅为首的各级政府有关部门至今仍坚持不依法办案,还组建了咸阳市公安局、渭城区公安分局、渭城区信访局、渭城区化工派出所、渭城区渭城街道办、火电四公司社区等多家基层政府机构,对我全家实行长年暴力维稳,楼前楼后加装多个摄像头,非法实行24小时监控,白天有人监视、监听,晚上屋前屋后站岗放哨,外出有人跟踪,门窗多次遭打砸;我无数次被截访、戴手铐,多次遭殴打。我及我的家人经历了不知多少次的威胁、谩骂、羞辱、软禁、关押、不准吃喝、上门打砸、断电、监听电话、剪电话线、暴力截访、上访销号删记录、微博强行销号几十个等多项暴力维稳手段的残酷迫害。不但原始案子没有得到丝毫解决,后续暴力维稳的恶果滚雪球似的只增不减。

我告到哪里,陕西省公安厅的虚假黑材料就上报到哪里,罪犯单位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公司的黑钱就塞到哪里。陕西省公安厅不下几十次编造虚假的材料,私造伪证上报公安部及党政人大等机构,说我家王小刚的案子终结了。直到2016年11月仍然如此弄虚作假。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我都当场质问接访的官员:“陕西省公安厅是怎样终结的?终结的理由是什么?有没有我的签字?为啥不告知我?凭啥偷着终结?”这些官员无言以对。

公安部信访处樊处长曾答复我说:“我只能从电脑上给你转下去,陕西省公安厅不执行我们也没办法。”

陕西省政府及省信联办答复我说:“是陕西省公安厅的领导亲自给你家上报的终结材料,中央三令五申不让政府参与案子,我们也没办法。你找省公安厅去。”

陕西省人大信访室马主任曾不止一次对我说:“陕西省公安厅厅长杜航伟是主管全省信访工作的副省长,我们惹不起。如果给你家办案,我们的饭碗就保不住了。我们只能听杜厅长的,他让咋办我们就咋办。你可以去找陕西省委,省委代表党,权力大得很,陕西省公安厅不敢不听党的话。”

陕西省委接访官员对我说:“你家的案子是涉法涉诉的案子,我们很同情,但是不对口,我们无权处理。陕西省人大是主管涉法涉诉案子的归口单位,你找他们去,要求他们给你监督处理。”

陕西省检察院的领导对我说:“我们平时都和公安厅的领导在一个大院里住,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让我们咋给你处理?”

我儿王小刚的案子就这样捂来捂去,推来推去,拖到今日。这么大的一个国家,这么大的一个党,这么多的机构,这么多的官员,怎么就处理不了我们家这样一起案子?

我老伴儿得知儿子被迫害的消息后忧愤交加,患了严重脑梗、偏瘫,于2010年1月1日含恨而死。王小刚受到剧烈惊吓后精神失常,火电三公司竟然还要求王小刚到单位上班。这样的情况怎么能上班?多年来我儿子的工资未给发放一分钱,就连养老金也暗中停缴了。王小刚由我小女儿在家照看,小女儿因此不能外出工作没有收入,我则每日四处奔波求告上访。一家三口的生活,全靠我每月近3千元的退休金维持。我因到处上访忍饥挨冻受尽折磨造成左腿严重骨网膜损伤,被定为三级残疾,十多年上访的结果是我家四口一死两残!至今看不到公正查处的希望。

习主席、李总理及各位领导,我在绝望中给你们写信求救,我对我们家的境况不敢多想又不得不想。我今年七十八岁了,到我不得动了,我走了,小刚怎么办?难道叫我和我老伴儿把他一起带走吗?我求告上访的基本要求是:王小刚是因公受伤患病的,工作单位火电三公司应该以工伤处理。我这个要求不符合事实和规定吗?过份吗?

走投无路绝望之中我给您们写信,恳请您们能派人明查暗访,查明黑幕,严惩官官相护的黑官,为我们家及陕西省各地的冤民们主持公道、伸张正义!我们全家将不胜感激!我王英强就是到了九泉之下也能合眼了。

陕西省咸阳市退休工人(2017年3月划归西安市西咸新区) :王英强

电话  029-33711064 ,18064379278

2016年12月4日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