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两会”洪山礼堂四周被特警“严加保护”任何人不得靠近

2022年1月23日,本网获悉:政协湖北省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于2022年1月19日开幕,湖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七次会议于2022年1月20日开幕,湖北省洪山礼堂周围特警车一辆接一辆,公安警车一辆一辆排在洪山礼堂四周,整个礼堂被警察与特警包围着,警察一排一排整齐的站立在礼堂四周,这次“两会”比任何一次“两会”的安保都严,任何车辆必须绕道而行,任何人员不得“靠近”礼堂,在礼堂四周千米外都拉起了警戒线,很多路人都议论纷纷说这哪是开会,这简直就是显示“武力”官员们!你们开个会有那么必须搞的那么夸张吗?很多路人拍照,你们到底怕什么啊?中国老百姓又没有持枪权,中国老百姓都那么听话,这完全是浪费纳税资源,也浪费公共资源。湖北省”两会”在2022年元月23号上午结束闭幕。

2022年元月20日下午伍立娟独自一人乘公交车到火车站刚下车就听到后面有人在叫伍立娟,她没有回头继续快步前进,心想可能是银行信访工作人,后面的叫声更近了回头一看俩人对面一笑,同时说出你也来车站了,她是潘向荣,她说早上去了工商银行找领导谈话没有找到人,都不接待她就买票去湖北省信访,正好省里开”两会”,俩个人同时往候车室方向走,潘向荣急着去候车室进站,她的车次快开了,伍立娟急着去购票大厅,结果潘向荣把自己的车票看错了时间,把到站时间看成了起点时间,结果误车次了只能改签,正好改签了与伍立娟一趟车次同时到汉口火车站。

俩人买好票走到安检口扫码进候车室大厅,到大厅等候,离开车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左右,俩个人在候车室等候,在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潘向荣接到银行信访工作人员的电话,她没有接,紧接着副行长张希武打她的电话也没有接,接着伍立娟电话也响了一看也是银行信访工作人员的电话,都没有接,快到进站检票的时候了,潘向荣伍立娟看到银行信访工作人员急着向进站口走来,一再强调不许进省信访局,要求回银行接待室谈话,伍立娟潘向荣都拒绝回去,直奔检票闸机口快速刷身份证进去了,到站台等候列车到站,这是看到银行工作人员快步跑向潘向荣伍立娟,跑到身边拉着她们两个人说不准上车,潘向荣说:不能啦啊!你在拉就卧轨道,我立刻阻止潘向荣行为不能这样做太吓人了,这时银行信访工作人员说不啦不啦回银行谈,同时还有两位*警察带着记录仪再拍照,伍立娟立刻拿出手机对拍,一边拍一边说,警察参入维稳阻拦上访群众是违法行为,警察看到伍立娟在录像立刻躲闪后退把脸转过去了,列车到站停一分钟,在拉扯中列车快启动了,伍立娟潘向荣快速上车,列车已经启动离开了潜江。

湖北潜江维权公民伍立娟潘向荣在元月20号下午16.30分左右到湖北汉口火车站,然后再转地铁直接到了省工商银行,到省工商银行门卫时间是17.15分,离下班时间还早,告诉门卫通知要求见省银行信访局局长及信访科长,门卫保安询问了哪里的人与姓名,伍立娟潘向荣告诉门卫说:潜江工商银行下岗的事,过了两分钟门卫告诉说办公室俩个人都走了,不在办公室明天再来。伍立娟说:银行信访办公室在银行是最舒服的岗位,基本上没有任何事做每天在办公室除了看手机就是喝茶别无琐事,没人接待没办法只有离开。伍立娟潘向荣往湖北省信访局方向走,赶到信访局已经下班了,俩个人就在网上搜索信访局附近的住处,最便宜的都是一百多一个单间,决定好住处,再找一个吃饭的地方填饱肚子后,朝旅馆方向走去。

到旅馆后洗洗准备睡觉,因为第二天要赶早起床去信访局排队,因为省信访局平常人都非常多,洗完休息睡下,刚睡着俩人电话不停的响了,银行信访工作人员分别打电话给伍立娟与潘向荣,银行信访办公室主任漆容打电话给潘向荣,银行信访工作人员黄莎莉打给伍立娟,要求伍立娟回去谈,伍立娟非常简单的几句话回复了黄沙丽说上次从武汉到北京被非法拦截回去答应给困难帮助不兑现,你就不要再来截访了,你既然做不了主,伍立娟说也不怪你,就挂了电话,接着又是另外一个银行信访工作人员金宝红打电话给伍立娟说要求回去谈,伍立娟同样的话说:你既然做不了主,也解决不了问题,就不要截访,上访是我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干涉,伍立娟就挂了电话,过了几分钟又是管辖区的黄书记打电话给伍立娟说:想见一下面,伍立娟说不用见:你关不了我的事也解决不了我的问题,上次去北京被你们非法拦截,答应解决困难不兑现,还有再见面的必要吗?伍立娟就挂了电话,从接电话得知,社区居委会的领导来了,广华侍办事处领导也来了,可能还有警察,与国宝,但是这次警察没有路面,路面的都是“打酱油”不管事做不了主的人。

2022年元月21日早上六点半起床收拾东西吃早餐后直奔省信访局,到信访局门口才七点钟,由于下雨雾霾严重根本看不清,门口已经有一个人在隔离线内排队,伍立娟潘向荣是第二位排队,不一会保安把二维码牌子搬出来了,警察陆陆续续的都到岗了,信访局路口很多警察排队维护安全“保护访民”不让信访截访人员靠近信访局隔离线,因为平常各地市拦截访民的人员公开在信访局门口“绑架”访民,七点半左右就让访民扫码打开健康码拿着身份证进入接待大厅。

奇怪了,平常省信访局都是车水马龙,“生意兴旺”,老百姓知道信访局长期销毁访民登记记录,“销毁”记录都是“钱权交易”所以访民都说信访局人多生意好,今天

确没有人,在大厅一打听才知道很多访民被控制不许上省两会期间信访局登记,加之天气突然变冷下雨,交远处的访民确实很难在这个时期上来,以前省”两会”时访民蜂蛹而至到省信访局登记信访,但是今天却聊聊无人,宽敞的大厅只有5.6个人,真是感觉奇怪,太不正常了,因为没有人,三个接待窗口很快就登记完了,然后就等着叫号,潘向荣由于没有带判决书不能接待,其他窗口不受理,伍立娟带了判决书就把潘向荣的身份证拿着一起作为集体维权登记一个案件,被安排在319办公室政法委接待室,从八点登记第二个,但是一直不叫号伍立娟,直到快10点钟伍立娟到大厅询问处,为什么319不叫号我啊?工作人员指了指说:319接待员在哪里自己去问问吧?伍立娟问为什么不叫我号?接待员说,不叫号直接在大厅接待,只看他拿着几张表说:你看我接待几个了,伍立娟说我是第二个到现在你不叫号也不接待啊?随后他把接待的访民打发走接待了伍立娟,三句话不到一分钟就完了,他说你的事只能找银行,我说找银行能解决还来你这里吗?他说,我负责任的把你的信息登在湖北省阳光信访平台上去,伍立娟问有作用吗?能解决问题吗?伍立娟是代潜江所有访民投诉的是长期受到打压的潜江访民被非法绑架关押殴打的事,不是银行的事,再说银行的事应该由法律合法合规的解决,接待员说:你找一个第三方去和银行谈,伍立娟说我找律师可以吗?他说不能找律师,找一般的人,伍立娟说:找一般的人,找谁能被银行承认?这就是中国信访解决问题的“奇葩”一怪,有那么多的法律法规与条款却没有一条能执行到位来保护弱势群体的,请律师也不行,要受害人找第三方人去与违法行为的银行谈判,那不是胡扯吗?接待员僻重就轻谈信访案件,伍立娟要谈的事是长期被政府领导安排人员绑架软禁的事,工作人员一字不提,那么多访民遭到殴打绑架,被打的吐血,被打断筋骨,却不追究责任那些作恶多端的人还升官发财,访民却被这些滥用职权的官员迫害的生不如死。

上午10点走出省信访大厅,出大厅就遇到了银行信访工作人员黄沙丽,“热情”的喊叫伍立娟,伍立娟说要到省工商银行去一下,黄沙丽就”陪着”伍立娟一起去了省工商银行信访局在大门口告诉保安通知一下,要求见见信访局长与信访科长两个人,不到两分钟保安告诉说:都不在,说是开会去了,这分明就是不予受理接待,开会了办公室就没有别的人吗?信访办公室不会只有他们两个人吗?潜江市这么小的县级市,工商银行信访办就有5个人,工商银行省信访办公室不会只有两个人吧?开会两个人都去了吗?如果有信访突发事件谁来处理?一个省有那么多的县市级、以及那么多州级市的城市,工商银行省信访就只有俩个人吗?这明显就是懒政不作为现象。伍立娟拨打北京总行电话,现在北京工商银行总行信访电话已经是形同虚设,根本打不通,并且还是那种”盲号“一拨号直接闪挂那种,没有人接待就只能再次回到省信访局,回到省信访局门口等潜江工商银行金宝红,他一直在打伍立娟电话要求伍立娟不在省信访局登记,出来要黄沙丽陪同逛逛街去玩,伍立娟没有答应他的要求坚持要登记。

下午吃饭后伍立娟要求去省公安厅登记,工商银行两位截访人员一直不同意伍立娟去省公安厅,就拖延时间阻拦,他们一直在与江汉油田五七社区居委会的书记联系要求把伍立娟移交给社区,但是社区居委会的黄书记“耍狡猾”不见面不接手伍立娟这个“难解决”的人,这时候银行信访工作人员发火开始骂人了,骂社区居委会书记,”骗子大骗子”,几个小时了还不到位接走伍立娟,所有信访工作人员都想”摔货”把伍立娟摔给对方承担责任,问题是怕伍立娟跑北京,都不想承担责任,其实所有信访工作人员都是大骗子,他们所作所为都是代表中国信访处理事件的一个缩影,他们明明知道自己是骗子,还一个劲的装”善良慈悲”仁义道德”不要脸、你们真的恶心不要脸,伍立娟一再强调上访是她的权利任何人不得阻拦,伍立娟还说自己一切行为都是受宪法保护的,随后金宝红说让他打电话给上面请示一下,他也拦不住伍立娟,他接完电话后对伍立娟说你去吧!随后伍立娟打的去了省公安厅,省公安厅也没有人去了就登记几分钟就完了,伍立娟每次到省信访局、省公安厅依然用的信访材料是代表潜江市所有受到打压迫害的访民群体材料,登记后离开了就去找住处。晚上银行信访工作人员一直几次拨打伍立娟电话要求发定位,要求视频通话都被伍立娟拒绝。

2022年元月22日上午,继续在省信访局登记,潘向荣登记窗口是省公安厅接待302室,伍立娟登记省纪委举报被非法关押的事,结果伍立娟的举报不予受理,工作人员说你反应的问题是公安打人软禁你可以报警,不属于纪委管,不知道纪委管谁,那些滥用职权私自设黑监狱对公民进行迫害殴打是不是不属于纪委监督范围之内?一句话不属于也不给予不属于接待的答复意见,伍立娟只好再次到窗口登记要求到最高法院接待室谈,很快登记安排318接待室,大概等了40来分钟被叫号上三楼办公室接谈,上去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他说要伍立娟去潜江法院信访局,或者去仙桃市中级法院信访局去,伍立娟说本身就是他们自己制作的冤假错案,再去找他修改怎么可能会自己打自己啊?怎么可能自己拉屎自己再吃回去吧?伍立娟说下面基层法错了只能由最高法院监督从新审理下裁决书给予公平公正的判决。怎么可能让受害者去找迫害她的人呢?伍立娟说你们最高法院失职不作为,不监督基层法院的错误行为,说完就离开了。

22号早上银行信访工作人员就一直打电话伍立娟,伍立娟没有接电话,由于下雨又冷,上午就没有起来睡觉到中午吃饭时间,中午匆匆吃完饭就直接奔信访局,信访局规定一天只能登机一个接待窗口,所以一般都要有两天时间登记才能结束,银行信访工作人员不停的打电话联系伍立娟问她在哪里?伍立娟说在路上,又问潘向荣在哪里伍立娟说不知道她在哪里、到信访局后等待潘向荣一起进信访局,进去立即登记,因为信访局没有人不用排队,,由于两会期间信访局星期六星期天都上班,潘向荣登记了公安局厅接待室、不服非法拘留案件、登记后几分钟就上楼去了,没有几分钟就下来了、她也没有说接谈了一些什么话,这时候银行信访工作人员不停的打电话伍立娟,交快点出来,赶快回潜江下雨雾大,下午从信访局出来后就到银行工作人员住的宾馆了,他们住的都是高档宾馆,到宾馆看到了居委会书记与银行信访工作人员都在、他们要在两会闭幕前必须把伍立娟潘向荣两个人带回去才算成功完成稳稳任务,交涉谈话任然没有结果,伍立娟说兑现上次苦难问题,伍立娟对社区书记说,你与银行沟通承若的事都不兑现,你还来干什么?你再联系办事处书记问一下情况,最后她撒谎说领导在开会、其实她出房间打了近半个小时的电话都没有结果、这就是共产党员对老百姓谎言的承若。她们代表政府形象,她们在老百姓心里基本上已经失去了信任,老百姓根本不相信她们的谎言了,最后伍立娟说不敢回去,回去了副行长说要打死伍立娟、因为上次在办公室谈论说起了某人抑郁症的情况、真好他进办公室他一进来就说不许议论副行长跳楼的事,伍立娟解释没有议论,他就对伍立娟发飙说你在说抑郁症我就打死你,在场潘向荣等几个人都在一起,伍立娟对接她的人说要求副行长打电话道歉就回去,最后截访人员打了他的电话,他说伍立娟回来回来不要说气话了!他说都说的气话不再提那个事了、伍立娟哭了说快20年了、你们打了我那么多次,动不动就是绑架软禁问题不能解决,退休办不了没有生活来源,伍立娟越说越伤心,就是平常你们不解决问题要求解决困难也是习近平主席在信访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你们做维稳工作的动不动就吓唬伍立娟敲诈勒索!如果伍立娟能敲诈勒索成功那说明你们机构不合法已经失职就应该撤除该机构,彻查事故干部开除党籍!再就是副行长说伍立娟是“卖国贼”,伍立娟上无片瓦 下无寸土,伍立娟卖什么?你们政府基层官员到省部门官员,再到最高级别官员,自查一下自己的财产,是伍立娟财产多还是你们官员财产多?到底谁是卖国贼?谁把自己财产转移到国外去?谁就是卖国贼!伍立娟听到副行长态度和善点了,也就同意回潜江了,由于下雨一路上车多因为周末,半路上又遇到了交通事故堵车了!直到晚上快十点多才回到潜江,由于银行工作人员也非常辛苦司机师傅也辛苦伍立娟就没有要他们送回家,他们负责给伍立娟打的回家的,回到家给银行信访工作人员发了小视频安全回家了,这样终于结束奔波、然后洗澡完就十一点多了,然后整理出来几天的维权情况已经天亮六点多了,这是多么辛苦的维权历程,血与泪的交织不堪回首的往事,真的生不如死。

湖北省”两会”在2022年元月23号上午结束闭幕,开会越多老百姓的问题越难以解决,目前为止没有那个官员为老百姓办实事,都是以假,以骗,忽悠老百姓割韭菜,官员把自己搞富就可以了,那管你老百姓的死活,明知道自己是骗子,其实他们也知道老百姓知道他们是骗子,他们依然不改变自己是骗子的形象,以前还羞羞答答掩耳盗铃,现在他们已经撕下了自己的遮羞布,公开自己是流氓,还得立个贞洁牌坊,曾经绑架软禁伍立娟的前两任公安局局长都已经落马了,一位前任工商银行副行长多次绑架软禁伍立娟指示保安殴打伍立娟的副行长已经跳楼自杀了,可想而知这样奇葩的环境一个小小的劳动合同纠纷案18年得不到解决,不可笑吗?是谁再藐视法律法规?是谁再践踏法律?只要伍立娟的问题一天得不到解决,伍立娟就会继续维权到底,伍立娟问题不解决就是社会问题的存在,从目前看不到解决问题的希望,解决不了问题,解决困难也得看官员的心情与良心,总之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一个没有信仰的人不会有善良。

本网站继续关注伍立娟后续维权情况的报道!

伍立娟联系电话:1377227753。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