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市鼓楼区法院司法乱作为,林兰英诉人社局克扣失地农民保障金一案无端推迟

2022年1月11日,本网获悉:今天上午九点,是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城门镇失地农民林兰英诉仓山区人社局克扣失地农民保障金一案,在福州市鼓楼区法院第14法庭公开开庭审理的日子,林兰英和两位受委托的代理人林祥官、江智安早早就到达法庭,而主审法官罗增涌折腾一个多小时后,以林兰英委托两位代理人的手续不符合规定为由,推迟了庭审。

林兰英是福州市仓山区城门镇的失地农民,在2018年震惊全世界的迎接访友出狱的“鞭炮案”中,被构陷判刑一年十个月,于2020年7月12日出狱。林兰英出狱后,发现自己的失地农民保障金被克扣了。在林兰英的追问下,仓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才出一份编号为20210105《退款通知书》,要求林兰英退还已领取的被征地农民养老保障金。然而,林兰英的失地农民养老保障金早在2020年 6月已遭仓山区人社局克扣了。

在仓山区人社局克扣林兰英失地农民保障金的退款通知书中,称是根据“福州市四城区被征地农民养保障试行办法”的第六条第(六)项规定,即“享受老年养老保障和老年养老补助的被征地农民被判刑或劳教的,在服刑或劳教期间,停止享受老年养老保障金或补助金”,而劳动教养在2013年就因为侵犯人权、及臭名昭著而被取缔了,可见仓山区人社局克扣林兰英的失地农民保障金所引用的法律依据不具有合法性,况且仓山区人社局在未作出停止发放保障金的行政决定前,就克扣林兰英的保障金,程序明显违法。

林兰英授权委托的林祥官、江智安两位代理人,虽然都不是职业律师,但均有一定的法律诉讼能力,能够帮助到没有文化的林兰英。为了做好本次庭审活动,林兰英根据行政诉讼法“公民代理应当由当事人社区推荐”的规定,到自己所在的村委会办理了推荐林祥官和江智安的推荐手续。

福州市鼓楼区法院很清楚,仓山区人社局克扣林兰英失地农民保障金的行政行为,无论实体上还是程序上,均是违法的,而且的林祥官、江智安两位代理人又精通诉讼活动,故主审法官罗增涌就称,自己已经联系了林兰英所在的村委会,该村委会在推荐手续上盖章时,该推荐手续是空白的,代理人的手续不符合法律规定,推迟本案的审理。

本网的法律顾问认为,且不说林兰英遭判刑是一个冤假错案,即使是一般的刑事案件,养老金不是犯罪所得,人社局也没有权力克扣,尤其是林兰英的是失地农民保障金,跟一般的城镇职工退休后的养老金还不同,如果一定要对服刑人员的养老金予以停止,来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那么只有纳税人供养的官员在被判刑后,才符合停止其养老金待遇发放的合法性。

另外,当事人社区(村委会)有为本社区居民出具推荐代理人手续的义务,法院无权剥夺公民的委托与受委托权,法院联系(社区)村委会明显有恐吓村委会履行法律义务的嫌疑。

关于林兰英诉仓山区人社局克扣失地农民保障金一案何时重新开庭审理,本网将及时给予关注。

林兰英电话:18906925250。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