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丹:《维权纪实》——四川乐山徐凤英

峨眉山市是四川乐山的一座县级市,徐凤英是当地九里镇临江村的村民。2013年当地政府组织改建公路,造成徐家人员和车辆出行困难,协商未果,徐凤英遂一直上访。2016年,因到北京上访,两次被截访回来行政拘留。虽然有关部门和领导干部多次做工作,徐凤英写下《息访息诉承诺书》,政府方面也支付她家5万元作一次性补偿,但那是在她被行政拘留期间,有强迫交易的嫌疑。其后徐凤英不服这一处理结果,一直通过各种途径维权至今。

经人介绍,她跟我取得联系,请我以公民代理身份帮助维权。

2021年12月20日,我来到他们当地。在听取她的案情介绍,查看了相关文件后,我提出维权建议。

按照我的建议,徐凤英启动“约见人大代表”程序。首先前往其所在临江村村委会,我们见到了村党支部书记邱某。我表明自己为徐凤英委托的公民代理人身份,出示了徐凤英签署的《代理委托书》。但邱书记拒绝我的询问,说这事要听上级党政部门的安排。鉴于邱书记的态度,我们不再与他多谈。在村委会院子里,我也没有看到当地刚刚结束的基层人大当选代表公示。

我们来到九里镇人大主席团,发现镇人大主席团办公室无人,隔壁办公室一位男性工作人员表示他知道人大主席团的情况。于是,出示《委托书》和身份证后,我直接代表徐凤英询问临江村选出的新一届镇人大代表和峨眉山市人大代表名单。该工作人员却说这些情况“不对个人讲”。我纠正他的讲法,“当选人大代表名单还真的必须对所有选民个人公开”。这是符合法律规定的公开内容。人大代表不是地下工作者。看看他仍不打算配合工作,我们到另一处办公场所打听到本来任镇人大主席的方如文正准备调走。

临江村是当地九里镇和峨眉山市(县级市)两级基层人大的选区,刚刚完成的选举结果必须张榜公布。没有公布已是违法,当地选民亲自到选区和人大机关来问,居然拒绝告知。可见全过程民主一起步就卡了壳,作为国家根本政治制度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还如何运转?

好在经过几年的实践,这些问题我已是见惯不怪了。我马上帮徐凤英制作了《人大询问函》(如图),在镇上的打印店打印出来,让她签字,复印后,分别寄送给村委会、镇人大主席团和峨眉山市人大常委会。我跟徐凤英讲,七天内等相关机关书面答复。

当天晚上我回到重庆。

邮局网络显示,12月22日,峨眉山市人大常委会收到《询问函》。

可是直到12月29日,没有任何一个机关答复徐凤英的依法询问。

当然,这样的问题还是难不到我们。去峨眉山之前,我已查到新一届峨眉山市人大,也就是峨眉山市第十八届人大第一次会议已于2021年10月29日开幕,并选举出了代表峨眉山市的乐山市第八届人大代表,共45名,还有名单。我建议徐凤英在这45名中挑选出三位,直接约见乐山市第八届人民代表。徐凤英挑选出了李庆九、龚德勤、彭晓燕。李庆九为峨眉山市教育局总督学,龚德勤为现任中共峨眉山市委书记。2021年 11月23日乐山市第八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开幕,这标志着乐山市第八届人大代表已经履职上任了。

至此,徐凤英正式发出了第一次《人大代表约见书》(如图)。

委托代理人、法律顾问:谢丹

电话:15213281040

2022年1月2日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