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紫鹃(常玮平妻子):记十一年前的一个平安夜

今天是2021年12月24日,常玮平失去自由 712天,被抓已经 428天,案子还没到法院,不审不放。法治在哪里?平时我努力想象他某一时刻在想什么,但我一直想象不到,完全不知道看守所里是什么样子。但今天我知道。十一年前的今天晚上,我们买了一台车,是清空了他的股票账户里的6万块钱,外加同学支援五千块,两个北漂屌丝,在寒冷的北京冬天,从北四环到南三环花乡汽车市场,去买了一台比亚迪F3。整个过程用了不到一个小时,赶在下班前交钱提车。销售用忐忑不安的目光送走了我们两个看起来不靠谱的学生模样的人。那时候他有驾照,但没开过车,从南三环开到北四环,一路熄火四次。练习了二十多天,我们就把车开回家准备婚礼了。一路1400多公里,真是他敢开,我敢坐。我不会开车,一路上我的工作就是点歌让他唱,防睡着。回去以后,被我们班的富二代戏谑我俩可以给比亚迪做广告了。其实那车除了不是很有面子,一直以来也没啥毛病。

记住这一天不是因为这一天是平安夜,而是因为我们在平安夜买了个车。此后的每一年的这一天,他都会提起这件事。那台车承载了他太多美好的记忆,后来也一直舍不得换掉它。他说怕别人不爱惜他这车,他要给这台车养老送终。这次律师会见,告诉他因为他被抓后没人开过他的车,电瓶没电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出去,估计车以后也开不了了,他难过的哭了。写到这里,我也哭了。做个律师,代理几个案子,即便有访民,宗教信仰者,怎么就颠覆国家政权了呢?聚在一起,吃个饭,就颠覆了,那就更搞笑了。

时代一粒沙,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陈紫鹃

2021年12月24日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