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藏的法庭最后陈述:《法庭上的自由诗》

【编者按:王藏王利芹夫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于2021年12月15日在云南省楚雄州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据了解,本案以所谓涉及国家机密为由不公开审理,显然这是为了阻拦公民旁听的借口,王藏的母亲在开庭前被多名警察维稳,甚至连与辩护律师都无法见上一面。王利芹的身体状况非常糟糕,她本来患有轻度抑郁症,在与律师的会见时,她甚至无法想起自己儿子的名字,王利芹多次入院,身体和心理都遭受了极大的痛苦,她仅仅为自己的丈夫公开喊冤就被追究刑事责任,我们呼吁立即释放王利芹。】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题记

红疫和牢狱,翻腾鸡血

在伟哥作用下同时响奏凯歌

青丝瞬间暮雪

鲜肉的盛宴光天化日流油

血骨的灰烬暗地悄然寸断

失败者继续作为燃料

一时的胜利者继续咬牙宣示着

党政军合一,政教合一,三权合一,公检法司合一

坚决维护死亡和恐惧那永不变色的履带

病毒即历史,即现实,即未来

废墟即家园,即生命,即美学

病毒和废墟即是百年巨瘤,万岁春梦

时代用屁眼代替嘴巴

我用一根脊椎,两个瞳孔,几番秋雨,挤压呼吸

钻板上的磷火再度胜负刀下

铭记墓原的光影,祼舞吐血,伴随株连独立

一江血水继续向东流

窒息和蒸发照旧

未来的原告,站在今天的被告席上

被颠倒的何止乾坤,被胀裂的何止圆月

被泼污的何止心脑,被奸弄的何止语言

钢铁菊花绞灭着蝼蚁的根脉

绞肉机,切割机,搅拌机,挖掘机,压路机,粉碎机,榨汁机

杀机重重,运动不息

肉体的命运,总是成灰,灰总是灰飞烟灭

国家公敌,人民公敌总是被囚禁,被摧残

挺立的诗灰,总是用血泪自焚成灵

意淫的崩溃中,自由的象形

正破镜而出

2021年12月于楚雄州看守所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