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余文生律师释放倒计时100天时,一审、二审辩护律师和妻子许艳,到南京监狱要求会见余文生情况通报

2021年11月21日,是余文生律师离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书,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余文生有期徒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刑期至2022年3月1日止释放,还有100天整的日子。

许艳对秘密开庭、秘密判决丈夫余文生律师的行为和判决结果,不承认、不认可、强烈不服、坚决抗议,许艳要求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余文生律师一天都不应该被关押。

11月21日,一审辩护律师谢阳律师;二审辩护律师蔺其磊律师;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到达南京监狱,2位律师要求会见余文生律师。警察,先是以需要72小时内核酸检测报告为由,2位律师同意立即去医院做核酸检测,而且当天可以出结果。后来问警察会见情况,警察以需要律师证、律师事务所所函、授权委托书等律师会见材料,和需要先邮寄这些材料,监狱审核后,根据情况再作是否同意和什么时候会见的安排。而这一条件,当天,2位律师是无法满足的,虽然2位律师,作为一审和二审辩护人时,有律师证和律师事务所,可是,现在,余文生律师还没有回家,2位辩护律师都已被吊销注销律师执业证。律师和许艳,都提到公民代理和亲友代理会见,警察说,他不知道,不接受公民代理会见和亲友代理会见,只接受律师会见,先把律师会见材料邮寄过来,预约会见时间。这让我感慨,那些为人权法治付出,而被抓捕和被吊销律师执业证的律师们,他们在未来的法律工作中的艰难处境,甚至家庭生活所面临的困境。

当天,谢阳律师和蔺其磊律师,没让会见余文生律师。不过,律师和我见到了南京监狱的科长,律师就余文生律师一直被南京监狱剥夺打亲情电话、不允许采买加餐、要求保障放风权、治疗右手颤抖等问题,提出了要求依法保障和改善。许艳关于余文生律师释放时,对南京监狱应该保障余文生律师的安全,提出了要求,要求南京监狱不能把人在南京监狱的余文生律师弄丢了,一定要确保把余文生律师安全交到许艳手上。南京监狱警察进行了记录,给予了各个问题的解释,我的感觉似乎更像是辩解,因为,没有说会改善和保障的想法,更多的是回答,类似:正在审核、天气原因、有所改善、他也决定不了。似乎还是忘了,应该排出一切法律之外的干扰,只要没有达到法律标准,就应该立即按照法律规定,去保障,对剥夺法律权利的情形,应该立即纠正错误和改善,应达到法律规定的各项权利和人道对待。

谢谢谢阳律师、蔺其磊律师、王健先生,当天帮助和许艳,在南京监狱现场。

许艳也很高兴,和现在在美国的谢阳律师妻子进行了很长时间的视频聊天,当时,709期间,我见过陈教授和她的女儿,当时她的女儿是宝宝,现在长大了很多,快成小姑娘了。几年的时间,到底意味着什么?大人可能没有太多感受,从孩子的成长中,其实最能知道时间意外着什么?这些家庭都失去了什么?承受着什么?我的孩子,这几年,从儿童转变成了小伙子,这也是孩子人生中很重要的成长阶段。

许艳对南京监狱和江苏省监狱管理局工作失职的不满事项包括:

1、余文生律师在2021年1月26日,被关押到南京监狱不久,就提出打亲情电话书面申请,许艳在2021年2月第一次在南京监狱探视余文生律师,就对南京监狱口头提出打亲情电话的法律权利,之后的每个月,许艳每个月探视,都向南京监狱警察,口头提出,保障余文生律师打亲情电话的权利。南京监狱警察在2021年3月至约7月,每月口头答复许艳,余文生律师可以打亲情电话,但是,许艳及家人就是收不到余文生律师的亲情电话。在8月,家里有急事需要余文生律师给家里打电话的情况下,许艳向南京监狱和江苏省监狱管理局,多次打电话要求南京监狱保障余文生律师打个亲情电话的权利的情况下。南京监狱仍然至今没有让余文生律师给家里打亲情电话的权利。约从9月开始,南京监狱的警察,从以前的可以打亲情电话,变成正在审核中,而审核期限,远远超过期限,许艳问审核什么方面?什么方面不符合审核要求?南京监狱警察说不出任何,只说正在审核。近期,许艳得知,好像要向监狱提交电话证明材料?而南京监狱从2月至11月,10个月过去了,至今,没有告诉许艳,要到电信部门打印电话使用记录,提交书面打电话申请材料的要求,具体还需要提交什么,许艳也不是非常清楚。南京监狱还很久一直在口头答应许艳,已经审批,可以打电话。我想问的是:南京监狱会不会,对许艳一直说可以打电话为由,拖过了一月又一月时间;而向领导又以没有提交书面电信材料为由,成为不给打电话的理由?再次声明,许艳每个月探视都向南京监狱警察提到打电话的要求,同意让打就应该让打,可没有让打,是欺骗老百姓;如果不符合打电话的内部要求,10个月,10次,有充分的时间告知当事人,应该如何符合要求,而不告知当事人,是工作失职、是滥用职权剥夺当事人的法律权利,应该对责任人的行为进行立即纠正、处理和处罚。

2、对江苏省监狱管理局,许艳反应的打亲情电话问题,至今没有给回复,没有纠正南京监狱的做法,进行投诉。

3、关于余文生律师安装新牙问题,南京监狱警察,是一直答应可以安装,9月份许艳存了安装新牙费用后,10月份探视时,南京监狱突然停止了安装新牙流程。让我感觉,之前的答应全是欺骗,公职人员不能说话不算话,因为公职人员的行为代表着公权力,损害的是国家公信力。

许艳对南京监狱及有关部门极其领导,要求立即纠正与改善的诉求:

1、保障放风权,对于公职人员来说,冬天出去放风太冷,对于被关押人员来说,宁愿冷点也愿意出去放风一下,请不要以天冷而不出去放风。不要因为天气下雨而剥夺放风权,要求按照法律规定,建议南京监狱安排好每个月的放风时间,到了放风的那一天,只要不是一直下雨,应该都让出去放风一下。因为,如果全部以阳光明媚的太阳天才去决定放风,南京的气候达到法律规定的放风次数的可能有很大的难度。如果因为天冷,现在是冬天,估计会一直都冷,越来越冷,能放风的次数会不会越来越少?所以,请求南京监狱,还是不要以个人决定是否让被关押人员出去放风,以法律规定和制定规章制度来保障被关押人员享有放风权。不过,南京监狱的警察们确实都比较和善、态度好、素质好,重视知识和法律,相对人道,也不排除公职人员,确实处于因为担心天冷,放风让被关押人员挨冻的人性化关怀,这个问题,请问是否可以让被关押在放风时间内,自愿选择出不出去放风的决定?总之,请求南京监狱即能依法,又能人道的保障好老残监区被关押人的放风问题。谢谢。

2、请求南京监狱关注余文生律师右手颤抖残疾的问题,尽量帮助改善处境,不让情况严重,帮助保住右手,等待余文生回家后好好给予右手颤抖残疾的康复与治疗。

3、掉的牙齿,4个多月没有好的皮疹,或者其他身体健康问题,请求南京监狱帮助对余文生律师:不停止安装牙齿和生病的治疗、并改善老残监区开窗通风、保障有热水、多让运动、每天饭多放点肉、让余文生律师采买零食和让加餐等。

谢谢大家的关注与帮助。

许艳

2021年12月4日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