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英强:致中国能建集团西北建投公司新任董事长陈刚的一封公开信

尊敬的陈刚董事长:

您好!我是西北建投公司的下级央企单位火电四公司的退休职工王英强,我儿王小刚是西北建投公司的下级央企单位火电三公司的在职职工。

我儿王小刚2007年2月在西北电建第三工程公司(简称:火电三公司),工作时间因工作被同事程文才两次恶意放值班狼狗咬伤。事后干部张小兵等人又雇凶打人,导致王小刚严重精神病。多年工资及其它应得收入至今未补发,养老金也暗中停缴。三公司前任董事长赵晓飞和纪检书记苏志强为了死死捂住该案黑幕,长年花巨资收买各级政府官员,导致我维权十多年得不到公安的立案追查,检察院不受理我的申诉。反遭地方政府长年暴力维稳和镇压。我数十次被截访、戴手铐,遭殴打致双腿残疾。女儿王小琴接借我维权上访被渭城街道办书记林军、主任杜兴鹏和金旭路派出所副所长刘兵等人多次非法拘留、拘禁、绑架、上门打砸、殴打、威胁。

陕西省公安厅多次虚假上报“案件终结”,地方政府私造伪证、非法抄家、屡次派人上门打砸等迫害我全家四口人致一死二残的后果。

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明曾多次对我说:“你家的案子是厅长王锐和副厅长雷鸣放多次开常委会决定不叫处理的,雷鸣放2009年12月8日在审批意见上签的字,我只是具体执行领导命令。狗把你儿子咬了,你找狗去,找我们做什么?”

2018年12月初获知得到李克强总理督办,地方政府和三公司等仍合伙各种造假顽抗总理批示,至今拒不纠错。

自从西北建投公司成立以来,我和家人曾多次到西北建投公司上访,案子没有得到任何处理和进展,相反却不断遭到以西北建投公司前任董事长白振平为首的企业内部黑恶势力的暴力镇压和维稳。部分上访遭遇详见附件。

我今年己经八十岁了,因为长年上访落下一身疾病,我老伴王宗梅因替儿上访喊冤,十多年前被火电四公司前任保卫科长黑恶势力吴国荣等人活活害死,我儿王小刚今年己经46岁了,没有房子也未成家,疯了十多年仍没有丝毫好转,被病情折磨的夜夜失眠,天天惊恐大叫有人要害死他,女儿王小琴因替兄维权讨公道至今四十岁无法婚嫁。我原本幸福的一家人因该案十多年得不到公正处理己近家破人亡。

2021年7月,我无意中从新闻上看到西北建投公司换了新任领导,我希望我儿王小刚一案您能知情并重视,尽快给予公正处理,让我全家有条活路。

2021年9月8日,我和精神病儿子王小刚到西北建投公司拜访您,希望能当面如实向您汇报当年案发经过及后续多年上访遭遇。

偏偏事与愿违,9月8日下午三点左右我父子二人来到外事大厦,打算到十一楼西北建投公司办公室拜访您,没想到西北建投公司以办公室谢主任为首的黑保护伞们早己提前花钱收买了外事大厦物业经理郭宁,郭宁指使多名外事大厦物业保安暴力拦挡,不允许我父子二人到十一楼西北建投公司上访。

没多久,西北建投公司一名信访人员从十一楼偷偷溜下来,躲在暗处对我父子二人观察了几分钟,然后又偷偷溜走了。

过了大约有一小时左右,西北有限公司信任官员王英波急匆匆赶来了,他很不高兴的责问我父子二人为啥又跑来找西北建投公司上访?经过一番争辩他无话可说后,王英波打电话叫来了火电三公司信访主任李治宏和武保部长秦文宇等人。

王英波和李治宏等人开始软硬兼施,一唱一和,哄骗叫我父子二人尽快回家,离开外事大厦。我坚决不同意,坚持要求尽快给我儿王小刚报工伤及处理其他问题。

他们见我父子二人不吃那一套花招,只好暂时躲在一边不知在偷偷商量什么坏主意。

大约又过了有半小时,两名陌生警察开着一辆警车来镇压我们,说我在外事大厦楼下喊冤违法了,要收拾我。我质问警察:“我家案子是李克强总理亲自批示叫处理的,我来找我的上级单位西北建投公司上访,落实李克强总理批示精神,物业保安暴力拦截不让上十一楼,到底谁违法?”经过一番争论,两名警察开着警车灰溜溜走了。

火电三公司信访主任李治宏等人则寸步不离守在我父子二人附近,不断的跑来威胁叫我们尽快离开外事大厦。

2021年9月9日下午七点多,李治宏跑来和我说,叫我写个保证书,保证以后不来西北建投公司上访,然后交给他,他可以给我1500元钱过中秋节,我不同意,坚持要求处理问题。

一直僵持到2021年9月9日晚上,连续两天两夜仍不见有西北建投公司的任何工作人员下楼来和我们正面沟通,甚至连口水都不给喝,哪怕我父子二人冻死饿死病死在外事大厦门口也无人问津。

尊敬的陈刚董事长,我在火电四公司辛苦贡献几十年,又为儿子一案上访十多年落下残疾和多种疾病,今年己经八十岁了仍看不到任何希望,案子也未得到丝毫处理,我希望您能安排个合适的时间和我见个面交流一下,让我当面如实向您汇报一下该案实情,并得到您的公正处理和解决,本人将不胜感激!

王英强   电话:029-33711064

附件一:原始案子经过

原始案情经过如下

我叫王英强,我儿叫王小刚,是中国能建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简称:三公司)的职工,于2007年2月6日由公司调入蒲城项目部工作,任项目部保卫部纠察,做门卫工作。去蒲城工作前身体健康,无任何疾病。2月7日第一次上班,被安排值晚8点的班,接班时他看到门卫室门锁着,就到值上一班的同事陈文才的宿舍门口喊陈文才要钥匙,陈文才认为暴露了他旷班的情况,放出藏在宿舍的值班的大狼狗,把王小刚咬得腿上鲜血直流,满院子的干部、工人、小车无人救助!我儿自己向农民问路,步行到乡卫生院看伤打防狂犬病疫苗救了自己。我在与王小刚的电话交谈中发现情况不对头,立即赶到蒲城项目部了解实情后,找相关领导要求处理问题和上报工伤,单位领导拒不处理任何问题也不准王小刚休息,还克扣了王小刚的工资和奖金。

2007年3月24日,我带着王小刚找保卫科长张小兵要奖金和以前的工资,张小兵和财务科长白石等七八个人在食堂里面找到我们,食堂管理员王怀忠现场指挥,办公室主任张广利抱住我,让农民三人打我儿子,在食堂里边和外边共打了4次。张广利、张小兵还威胁我:你儿还要不要工作?满院子干部、工人,没有任何人敢出来劝阻。事后不许我们报案,不让休息,不给治病,如休息就停发一切。我看事情严重,只得将我儿强行带回家中休养治病。

王小刚被单位的人有意放狗咬伤、被殴打、被欺负,身心受到严重伤害,连续多天晚上做恶梦吓得他睡不成觉,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确诊为偏执型精神障碍,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必须要有家人常年照看。

我向蒲城当地的派出所报案,随后又向蒲城县、渭南市的公安机关报案,直至向陕西省公安厅报案,我告到哪里三公司领导就花巨资收买到哪里,导致以上政府部门至今都不给立案查处。

在我向蒲城县公安局多次出示王小刚2007年2月7日狗咬伤医院诊断证明的情况下,蒲城县公安局于2009年6月23日仍坚持信访书面答复我说“狗咬但未伤王小刚”等违法办案的说法。蒲城县公安局以局长张军为首的腐败分子的这种歪曲事实的说法随后居然得到了上级公安机关渭南市公安局和陕西省公安厅原信访副厅长雷鸣放及信访主任夏琛铭的长年包庇和维持。陕西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明甚至曾对我说:“狗把你儿子咬了,你找狗去!找我们做什么?

案发至今十多年,犯罪单位中国能建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简称火电三公司)的历届领导拿着蒲城县公安局给我家出具的所谓“狗咬但未伤王小刚”等违法办案的说法一直逍遥法外,三公司领导苏智强等人多次公开扬言说蒲城县公安局的这个违法答复具有法律权威,我们家休想翻案。2007年案发当年的三公司党委书记赵晓飞曾对我说:你就是告到联合国也把三公司告不倒,我们是央企!

附件二:

西北建投公司前任董事长白振平长年充当犯罪单位火电三公司黑保护伞时的部分上访遭遇如下:

中国能建西北建投公司公开勾结西安广运潭派出所顽抗李克强总理批示

我是陕西西安西咸新区残疾访民王英强。我儿王小刚2007年2月在西北电建第三工程公司(简称:三公司),工作时间因工作被同事程文才两次恶意放值班狼狗咬伤。事后干部张小兵等人又雇凶打人,导致王小刚严重精神病。多年工资及其它应得收入至今未补发,养老金也暗中停缴。我维权十四年得不到公安的立案追查,检察院不受理我的申诉。反遭地方政府长年暴力维稳和镇压。我数十次被截访、戴手铐,遭殴打致双腿残疾。女儿王小琴接借我维权上访被渭城街道办书记林军、主任杜兴鹏和金旭路派出所副所长刘兵等人多次非法拘留、拘禁、绑架、上门打砸、殴打、威胁。

陕西省公安厅多次虚假上报“案件终结”,地方政府私造伪证、非法抄家、屡次派人上门打砸等迫害我全家四口人一死二残的后果。

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明曾多次对我说:“你家的案子是厅长王锐和副厅长雷鸣放多次开常委会决定不叫处理的,雷鸣放2009年12月8日在审批意见上签的字,我只是具体执行领导命令。狗把你儿子咬了,你找狗去,找我们做什么?”

2018年12月初获知得到李克强总理督办,地方政府和三公司等仍合伙各种造假顽抗总理批示,至今拒不纠错。

2021年4月7日,我带着精神病儿子王小刚到位于西安市灞桥区外事大厦十一楼的三公司的上级单位中国能源建设集团西北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西北建投公司)上访,要求西北建投公司领导能尽快督办涉案单位三公司落实李克强总理2018年针对王小刚一案的批示,依法妥善处理该案。

西北建投公司办公室谢主任和信访办负责人凤超又开始故伎重演,耍无赖,声称他们从来就没有收到和看到过李克强总理有关王小刚一案的任何批示,根本就查无此事。

我要求他们立即派人和我们一起赴京到国资委去上访求证是否有李克强总理批示,遭到谢主任和凤超坚决拒绝。

我又要求谢主任和凤超当面给我出具一份书面证明,如实写上他们从未收到和见到过有关李克强总理批示,根本查无此事等内容,然后签字盖章。谢主任和凤超也拒不敢写。

随后,谢主任打电话叫来了三公司副总邓林涛等人,他们来了之后并未商量如何妥善处理问题,而是胡说八道歪曲案情,还企图多次强行把我们赶走,我们不走,他们又打电话叫来三公司原涉案领导苏志强(此人现己退休),苏志强一进门就和谢主任等西北建投公司领导挨个热情拥抱并交头接耳。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很嚣张的对我父子俩说:“你俩今天到这里来想干啥?再不走就找人收拾你们。”

没多久,他们叫来了西安市广运潭派出所的两名警察,对我们进行威胁恐吓,谢主任和凤超悄悄对警察说:他们再不走,你们就想办法把他们往死弄!

最终,我父子二人在谢主任等人和广运潭派出所警察这些三公司黑保护伞的相互配合下,被三公司领导邓林涛等人雇车公开截访强行送回家。

2021年4月20日,我女儿王小琴带着精神病哥哥王小刚到西北建投公司上访,刚进门就遭到西北建投公司保安驱赶,王小琴对保安说:“三公司长年勾结政府弄虚作假,拒不执行李克强总理批示,我们今天来找上级单位处理问题有什么错,你凭啥赶我们走?”

保安只好叫来信访办凤超,紧接着办公室主任谢主任也出现了,针对尽快落实李克强总理2018年批示一事,谢主任和凤超又开始百般抵赖,声称从未收到和见到过此批示。

王小琴对谢主任说:“我2019年初曾专门赴京到国家信访局查过,国家信访局承认有李克强总理批示,还告知我该批示从国务院直接转到中央国资委了,我又赶到中央国资委上访查询,国资委的工作人员在电脑上查询之后,当场告知我确实有李克强总理批示,他们己经把总理批示批转到中国能建集团了,应该己经逐级转下去了。如果你们认为有假,咱们现在就坐车去北京找中央国资委查询。”

谢主任和凤超不再狡辩,也不答应和王小琴一起去中央国资委查询真伪,而是暗中打电话叫来了三公司副总邓林涛等人对我儿女进行软硬兼施,蛮不讲理。

最终,他们扔下王小刚兄妹二人,和谢主任、凤超等人躲到别的房间不再出现。

王小刚兄妹一直等到当天下午四点左右,西安广运潭派出所的两名警察扑进来,声称谢主任报警说有人扰乱办公秩序,王小琴问警察:“我们来找领导处理问题,坐了半天冷板凳没人管,扰乱谁了?”警察说:“你们坐这儿可以,但我警告你们,下午五点下班时间你们不得干扰别人下班。”然后,这两个警察又和谢主任躲到一边不知商量什么。整个出警过程,广运潭派出所的两名警察未出示警官证,也未给双方作笔录。

王小刚兄妹二人继续坐冷板凳等到下午五点下班时间仍无人接待,邓林涛等人则四处乱窜躲猫猫拒不处理任何问题。

大约下午六点多,谢主任和凤超再次打电话叫来了广运潭派出所两名民警,他们进来后和谢主任、凤超躲到一间屋子里不知做了什么黑交易,大约半小时后,这两个警察冲过来,开始强行驱赶王小刚兄妹二人离开,王小琴要求邓林涛当场答复如何处理问题,邓林涛又开始歪曲事实,扬言无法处理。警号为FGY042的警察站在邓林涛旁边,一唱一和给邓林涛帮腔、出主意、威胁我儿女。

王小琴不服,质问警察:“我哥哥王小刚是三公司的正式职工,在工地上出了事,我们找上级单位监督处理,落实总理批示,有什么错?和你们警察有什么关系?”

警号FGY042答:“西北建投公司办公地点在我们派出所辖区,他们报警我们必须处理。”

王小琴:“如果你们愿意接手此案,把你们派出所地址留给我,我改天快递一整套案子材料给你们,只要你们公平公正处理,我们求之不得。”

警号FGY042:“案子的事我们不管,我们只负责按照报警人要求把你们从这里弄走。”

紧接着,警号FGY042打电话又叫来了五名警察增援,凤超也叫来五六名外事大厦写字楼保安,共计十余人,把我女儿王小琴强行从外事大厦十一楼抬下楼,扔到一楼大门外,警号FGY042再次当众威胁王小琴:“以后你们再敢到这里找单位上访我就把你铐走关到笼子里!”王小琴:“现在习近平总书记叫依法治国,我合法来企业上访,你凭啥把我关笼子里?”

警号FGY042:“在这里,我就是王法!”随后扬长而去。

凤超等人则向外事大厦写字楼一楼大厅保安交待:“以后绝不允许他们家人进来上访。”

2021年4月21日赶早,三公司雇佣的四公司地痞赵务生等人就开始在我家房前屋后及小区大门口值班看守了,赵务生不停的偷着给我家人照相汇报。

2021年4月26日,我和精神病儿子王小刚想方设法躲过三公司雇佣的明岗暗哨,再次到西北建投公司上访,外事大厦一楼的一群保安推推搡搡不准我们上楼找西北建投公司上访,一直把我们驱赶到马路上才罢休。

我只好在离外事大厦较远的路边向过路人喊冤,没多久,凤超拿着执法仪从楼上下来,借口处理问题把我父子二人骗到外事大厦侧边较远处控制起来,威胁不准我喊冤,敢喊冤,他立马打电话叫警察来收拾我们。

我要求他处理问题,他说他处理不了,叫我具体找三公司领导处理。

一直僵持到当天下午五点左右,凤超既不谈如何处理问题也不准我们迈进外事大厦半步。

同时,他又打电话叫来了西安广运潭派出所两名警察对我父子二人进行威胁驱赶,其中一名警号为FGY094的警察还当场扬言要抓走我精神病儿子王小刚。

截止目前,我父子二人仍坐在外事大厦写字楼马路边,保安不允许我们进一楼大厅避寒,在此,我郑重声明:如果我父子二人发生任何意外,一定是被西北建投公司、西安广运潭派出所、三公司等合伙害死的。

尊敬的李克强总理,您2018年能为我儿王小刚一案作出书面批示并通过企业层层下转,我感激不尽!可是,政令不出中南海,己经批示三年了,央企中国能建集团的贪官们上下勾结,至今拒不执行您的批示,他们这个犯罪团伙公开勾结地方政府和公安机关对我家长年实行暴力维稳,非法监控,我今年己经八十岁了,我儿王小刚一案仍得不到妥善处理,他生活不能自理,连条活路都没有,我以后死不瞑目呀。

习近平总书记六次批示秦岭违建得不到落实,最终派中央专案组下来才处理。恳求总理也能派个专案组下来,彻查一下中国能建集团、西北建投公司、三公司等这些央企内部触目惊心的腐败黑幕,严惩一批贪官,还王小刚公道和活路,我感谢您了!

西北建投公司谢主任电话:029-83588616

西北建投公司信访办凤超电话:029-83588619

三公司副总邓林涛电话:13992057992

西安广运潭派出所值班电话:029-83626110

Screenshot_20210909-160600_mh1631175782324
www.nwpc2_.ceec_.net_mh1631185576574
72e261eceb6c46519dccf9f4390ca43d_mh1631184520691
1583472403204_mh1631200848160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