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拘捕的黑龙江密山市855农场维权人士郝淑娥拒取保候审 要求无罪释放

2021年9月1日,本网获悉:于2019年9月8日在北京被拘捕的黑龙江密山市855农场维权人士郝淑娥近日拒绝对其取保候审,要求无罪释放。

2009年,郝淑娥兄长被打死,割破塑胶连体渔衣,沉尸青年水库。凶嫌有背景,官说溺水,拒她聘请的法医参与尸检,冰尸十多年,因此上访十多年。多年来郝淑娥帮助过许多维权人士,参与公益事件,公安部把她定为一级临控对象。

于2019年9月8日在北京被拘捕,2019年底,检方两人到拘留所恐吓她 ,要求她与凶嫌方金钱私了案件,否则以敲诈勒索罪判她刑。她坚拒,不要一分钱,只要还案件真相,无惧坐牢。目前关押于黑龙江至今。近期,官方要她交保五千元即可取保释放,她说要么无罪释放,要么继续坐牢。

对郝淑娥的境况,本网将持续关注。

附件:郝淑娥2015年写给中央领导的信

黑龙江省密山市郝淑娥致中央领导的实名举报信

被害人:郝显成,男,52岁,黑龙江省密山市855农场工人。

举报人:郝淑娥,女,47岁,黑龙江省密山市855农场工人。系被害人的妹妹。

联系电话:1514674。。。。

身份证号:2310261963110。。。。。

被举报人:黑龙江省密山市公安局局长,法人代表:冯晓东。

被举报人:黑龙江省鸡西市公安局法医王波。

密山市公安局和鸡西市公安局相互勾结,伪造虚假尸检结果,推诿。拖延,行政不作为,弄虚作假,玩忽职守。

事实与理由

2009年4月21日,被害人郝显成去黑龙江省密山市富源乡青年水库,从此就再也没有回来。22日我和其家人去密山市富源乡派出所报了案,2009年5月12日密山公安局打电话,叫去富源乡青年水库认尸,等我们哥姐赶到,天色已经全黑,13日早晨6点左右,我和家人等众乡亲去抬我哥的尸体时发现,我哥的头顶,眼睛,后背,大腿等部位有明显被殴打过的红肿,因此我就报了警,也就是在2009年5月13日上午8点到12点钟,密山公安局法医张天才,完成了初次尸检的全过程,有密山公安局的全程录像和照片,尸检过程4个多小时,尸检报告明确载明肺,胃无水,气管光滑无水。

2009年5月28日(尸检报告上写的是2009年5月26日),鸡西法医王波在我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又作了第二次尸检,这次尸检是草率的,短短的只有半个小时,是在为伪造虚假鉴定打基础,作为法医首先应该知道,溺水死亡的人,应该作海藻检测,可鸡西法医王波等人,把死者受伤处淤血用毛巾擦掉,公开销毁部分有利证据,制造出一起特大冤案,第二次尸检的假结论是诋毁不掉第一次尸检报告结论的。郝显成是因为水库放水灌溉稻田,水位下降,水撤后搁浅在岸边的,并非鸡西王波伪造的鉴定文书所言“漂浮水面的,我们下水时,水还没盖上脚面,试问能漂浮尸体吗?死者是外面穿着羽绒服,(羽绒服是为了防寒才穿在水衣外面的,下水前是要脱掉的,因为回家时为了防寒还要穿。)内穿全封闭水衣,水衣内是夹袄,就在水衣的肚子处有个一尺多长的口子,这说明了什么?鉴定文书中说裸体,死者的衣服呢?一份一点溺水迹象都没有的鉴定文书,密山市公安局长冯晓东不顾被害人家属的强烈反对,在第一次尸检和第二次尸检决然不同的情况下,公然停止该案的侦查,还强行把尸体挪移到殡仪馆欲意火化,想把极为重要的证据毁灭,把被害致死,变为自然溺水死亡。在我到处喊冤,在有好领导关注的情况下,虽然没敢火化,但是他们还是在造假,报假案,如果他们真的问心无愧,为什么不敢把初检报告拿出来?为什么不敢把死者的衣服拿出来?又为什么要把死者说成是裸体?这不是应了一句(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古语吗?

我因地方黑暗状告无门,只好来北京上访告状,以唱歌的方式来述说冤情。因为唱歌,2012年7月18日我被北京丰台公安局以(乱公共秩序)罪非法刑拘32天,直到现在什么手续都不给。2013年9月19日又因唱歌被北京西城分局刑拘31天,只给一张行政处罚10天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我还被黑龙江在京接访的黑监狱(北京市东城区美术馆后街65号居民楼地下室)关押,我为哥哥伸冤至今难寻晴天,现在我相信习领导的党中央一定会为我们冤民做主,我期盼着哥哥冤案昭雪的那一天。

此致

尊敬的中央领导、首长

举报人:郝淑娥

2015年7月1日

unnamed_1
unnamed
unnamed_2
unnamed_5

 

unnamed_4
unnamed_3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