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饼的朋友:行动者黄雪琴和王建兵(“雪饼”)被捕半年声明

关注雪饼: 黄雪琴 & 王建兵 Free Huang XueQin & Wang JianBing文章案件通报

时至今日,#MeToo行动者兼独立记者黄雪琴和劳工权益倡导者王建兵(以下简称两人为“雪饼”)已经被强迫失踪任意羁押长达6个月。2021年9月19日,广州警方以涉嫌“煽动国家政权罪”强行抓捕了黄雪琴和王建兵,并随即疑对两人采取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控罪内容主要为在王建兵家中每周的日常朋友聚会。至2021年11月初,两人家属才陆续收到广州市公安局签发的“逮捕通知书”,通知书显示两人于10月27日被正式批准逮捕,并声称两人共同羁押于广州市第一看守所。

(1)回顾“雪饼”被捕的半年

两人被捕羁押情形如同黑洞。自2021年9月19日两人被强迫失踪后,雪饼的家人和朋友只能通过被传唤的朋友间接了解警方对两人的非法控罪和意图,警方也并未给家属寄送法律规定的拘留通知书。直至家属收到“逮捕通知书”后,才真正确认两人的罪名——“煽动国家政权罪”,以及关押地点——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但是,2021年1月底我们才获知黄雪琴实际羁押于广州市第二看守所,而王建兵是否真的关押在第一看守所则无从得知。雪饼家人和朋友半年来多次尝试给看守所中的雪饼两人汇款,均显示失败,暗示两人的关押地点可能与实际不符或者被化名关押。雪饼两人真实的关押地点、身体健康等基本情况,我们迄今无从得知。

迄今约70位雪饼朋友被警方持续传唤审讯。自雪饼被抓后,广州警方联动全国多地公安部门,持续开始了本地或跨地区传唤或审讯,迄今已有大约70位雪饼朋友或家庭聚会参与者被传唤做笔录。广州警察没有出示任何合法手续即对他/她们进行了多次长达24小时的审讯和恐吓,且强行搜查和拷贝电子设备。警方强迫和威胁部分雪饼朋友签署由警方编造的虚假口供,要求他们指认雪饼两人曾参与过“颠覆国家政权”的所谓培训活动,以及将建兵家中的聚会捏造为批评政府的政治性聚会。过去半年间,警方试图以这样的方式来罗织用于指控雪饼的非法证据。

雪饼两人律师会见申请均被拒绝。雪饼两人现均有由双方家属正式聘请的律师。然而自2021年10月以来,王建兵的代理律师萧云阳多次提交给广州警方的会见和取保候审申请均以“涉及国家安全”为由遭拒绝,甚至还曾被怀疑代理资格。近日,黄雪琴代理律师于2022年3月的会见申请也不被准许。

(2)抓捕“雪饼”是对中国公民社会网络的深化打压

自2015年以来,中国政府加速收紧公民社会活动空间,关注女性和劳工权益等民间组织和行动者陆续遭遇打压和刑事控罪。继2015年“女权五姐妹”案、“709”人权律师案、“123”劳工案、2018年“佳士”工人学生运动等大规模的政治抓捕之后,公民社会网络已渐趋于原子化和碎片化,恐惧危机笼罩在每一个行动者身上。在这样绝望和低沉的社会氛围之下,雪饼两人在自家召集聚会,试图陪伴和鼓励这些失落和无助的、关心社会的行动者。然而,这极为日常的每周聚会,却被政府视为重大的所谓“国家安全”威胁,雪饼两人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重罪来追究。

广州警方在此案中屡以国安为由违法打压公民社会。1) 当局视王建兵家中聚会为危及国家安全的”活动“,实则是对于公民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等的侵犯,更何况该聚会并非以谈论政治为主题,而是青年人社群互助和陪伴的日常网络。2) 对雪饼的打压,同样是对当下中国公民社会中“残留”的民间网络,尤其是性别和劳工议题行动者的进一步打压——性别议题在#MeToo运动和彭帅事件之后已被严重政治化,而针对工人群体的关注和支援多年来被视为影响社会稳定的核心因素之一。3) 雪饼被抓之后,警方以涉及“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向外界披露任何有关两人的信息,警方更曾私下透露两人被单独关押,涉嫌滥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警方也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律师会见,剥夺两人的合法权利和公众知情权。

雪饼两人的政治遭遇正是政府对公民社会网络的深化打压的缩影。在对组织化的民间团体进行彻底打压和关闭之后,政府试图进一步摧毁残留的行动者网络,也将国家机器转向更为低调和不知名的行动者,营造恐慌的氛围。这对于社会发展和政治自由绝对是更为致命性的影响,就如因新冠去世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所说,“健康的社会不应只有一种声音” ——对雪饼的打压正在令呼吁社会正义的声音逐渐消匿。

(3)警方“延期侦查”即将到期

根据《刑事诉讼法》,针对预期刑期十年以下的案件,警方侦查羁押期限最长可以延至五个月,到期后需将案件起诉意见书、案卷材料、证据等移送检察院(第154、156、157条)。雪饼两人于2021年10月27日被正式批捕,迄今已经被连续延长侦查期两次,至2022年3月27日警方的“侦查期”将正式满五个月。我们无法得知警方是否会依照正常程序将雪饼在3月27日前侦查终结并移送,又或许警方会继续采用拖延政策,“套用”其他条款继续向检察院申请延长侦查期限。我们将严肃关注!

(4)声援“雪饼”,来自全球各地的声音

尽管政府正在持续打压公民社会,通过传唤胁迫等方式令更多的行动者噤声,甚至强化网络审查令声援雪饼的行动和资讯都无法流通传播,但是诸多的伙伴和组织都在持续关注和支持雪饼:除了国际媒体和人权机构的声援外,我们在半年间也收到了大量国内外朋友以联署、明信片、面具照等形式表达对于雪饼的支持。简要列举如下:

  1. 雪饼被强迫失踪和任意羁押后,Amnesty International(国际特赦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无国界记者)、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国际记者联盟)、Front Line Defenders(前线卫士)、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中国人权捍卫者),以及欧盟驻华代表团等组织以声明形式表达支持和关注。2022年3月,人权组织 Human Rights NowInternational Service for Human Rights 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发言,呼吁人权高专办(OHCHR)关注雪饼事件,要求中国政府释放两人。
  2. 在英国,55名女权学者英国大学及学院工会(UCU)的83位成员发起并参与了联署,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雪饼;112名志奋领学者(Chevenor)发表联合声明,对雪饼两人遭遇任意羁押、无法探视的处境表示严切关注,督促英国外交部FCDO和旗下志奋领委员会对此事发声。
  3. 世界各地有近百位朋友给雪饼寄送明信片,表达对雪饼的关心祝福和对警察滥捕的抗议。另外,伦敦、香港、台北、阿联酋等地有支持者戴着雪饼的面具,在城市各处进行拍照抗议,呼吁中国政府释放雪饼。

这些行动展现出雪饼案所引起的广泛愤怒和不满。作为熟悉雪饼的朋友,我们始终认为所有的外界声援行动,都会对警方的行为产生警告作用,将有助于改善雪饼两人的关押处境。长远来看,我们呼吁更多国内、国外的团体和个人加入声援雪饼的行动,争取两人的自由。

(5)来自“雪饼”朋友的呼吁

雪饼两人与我们已经整整失联六个月了,我们完全无法想象她们正在遭遇什么样的酷刑和羞辱,朋友和家人一直都在深切担心着她们的身心健康。但是我们相信,雪饼一定还在坚持信念,身为记者不是一个罪,参与#MeToo不是一个罪,支持工人不是一个罪,关注社会公义从来都不应该是一个罪!

作为雪饼的朋友:

  • 我们严厉谴责广州警方和政府对雪饼两人的肆意抓捕和控罪,我们要求政府立即披露两人的关押地点和身心健康情况,允许两人的律师会见,并无条件释放黄雪琴和王建兵!
  • 我们对于英国志奋领奖学金(Chevening)委员会和英国萨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在其附属学者/学生黄雪琴被强迫失踪和任意逮捕期间的持续沉默表示深切的失望。我们呼吁志奋领奖学金委员会和大学官方积极回应和谴责中国政府打压人权捍卫者的恶劣行为。
  • 我们感激国际公益组织、人权机构、社会媒体和国际公民社会对于雪饼两人的声援和帮助,她们也将感激大家对于中国人权状况的的持续关注。我们呼吁更多的国际团体继续关注和支持深受打压的中国人权捍卫者。
  • 我们希望所有受到影响的雪饼的朋友和公民社会的伙伴能够保持坚强。政治的打压会让我们深陷恐惧,只有共同团结和彼此陪伴才能让我们保持力量和自由,这也是雪饼一直以来在努力的事情。

释放雪饼!

雪饼的朋友 Friends of Huang Xueqin and Wang Jianbing
2022年3月20日

关注雪饼案最新动态:
网站:https://free-xueq-jianb.github.io/
Twitter:@FreeXueBing
Facebook: @Freexueqin黄雪琴&Jianbing王建兵
媒体联络:[email protected]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