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叶洪霞:致北京市海淀区永定路街道办事处主任王艳龙的一封公开信

尊敬的王艳龙主任您好:

因去年全国两会召开在即,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永定路派出所所长刘金东派人对我又是联系又是约谈,并且派人开车把我接到长峰假日酒店并由民警办理了入住,我提出在疫情期间我保证足不出户,不要再对我进行稳控工作了,但被其坚拒,坚持必须要给我上岗,我于2020年5月18日被强行安置在酒店。期间海淀区被列为疫情高风险地区,因我家合法房屋被非法拆除后,一家人13年没有得到任何安置和补偿,导致急需得到妥善安置,后得到了您的亲口许可,让我临时居住在酒店中等待您的安置方案。在我居住酒店期间,我曾多次请求见您和杜宇书记,想与你们当面协商安置方案以便使我能尽早离开公共场所(酒店),使我和我家人得到妥善安置后再慢慢等待政府工作部门协调开发商解决我家存在的拆迁补偿安置问题,但并未得到您和杜宇书记的接见。

自2021年12月3日至今,贵办事处副主任王建峰受您的指派承办对我及我家人进行妥善安置的问题,通过短信沟通,我认为王建峰主任在工作中存在不实事求是、客观上制造和激化矛盾纠纷、漠视民众疾苦、对于自己无权限处理的事项不及时上报主管领导,不正确履行职责的情形,今特向您以短信形式进行汇报:

1、王建峰主任短信曾称“已经于2021年11月27日和永定路派出所负责同志当面对我进行了告知,告知我费用结算到11月30日,12月1日后再发生费用由我个人支付,本想与我沟通我面临的实际困难的问题,我没听他说完我我就走了”,与事实不符:

事实是:2021年11月27日当天,由于我和永定路派出所王宝山副所长有案件要谈,我已经告知负责联系我的贵办事处信访办工作人员熊鹰(音),请12月1日后再与我联系,是王建峰主任带领信访办工作人员王永前来酒店打断了我与永定路派出所王宝山副所长的谈话。不错,我与王建峰主任是见面了,但是见面后谈的都是贵办事处工作人员陈志国在工作中的不当表现,我强烈要求陈志国当面向我道歉,由于王建峰主任护短,所以我才离席而去,这一切,都有酒店视频监控为证,王建峰主任当日并未告知我任何事项。

2、王建峰主任短信曾称“办事处高度重视我所反映的问题,关于离开酒店的住宿问题,已及时协调开发商在玉海园小区租了一套两居室进行临时过渡”,这是

保障人民群众安居乐业是政府的根本工作目标,我一家三户6、7口人,如何住进一套两居室?!开发商本来就应当给我一家人一个妥善安置,一套两居室如何妥善安置我一家老小?!“临时过渡”中的“临时”是几天?!这些都是街道办事处应当先行与我沟通协商的内容;退一万步来说,即便我接受临时安置,街道办也应当先和我进行协商,征得我同意后,把我安置好之后再与酒店结清费用,而不是以先行通知酒店停止对我提供服务的方式对我进行变相驱赶和逼迫。这是典型的漠视民众疾苦,更是有意或故意制造和激化矛盾纠纷的具体表现。也许有人对这所谓的星级酒店很流连忘家,但我不稀罕,我需要自己的家!一个让我和家人能够团聚欢乐生活的家!

3、王建峰主任短信曾称对于我提出的在安置方案在没有协商好之前,先通知酒店恢复提供服务的请求,他没有这个工作权限,这是典型的漠视民众疾苦,不正确履职的具体表现:

在工作中,工作人员遇到自己无权处理的事项时,应及时上报主管领导,由有权限的人做出决定,而不是以“没有权限”来敷衍了事,如果任何下级在处理问题时仅因为自己没有权限就不作为,更不及时请示领导,那么,作为主任您的存在就变得没有意义了。王建峰主任在工作中,漠视民众疾苦,不努力平息化解纠纷,却故意制造事端,激化矛盾,无视上级领导的存在,对自己无权处理的事项,以敷衍㩙责的方式进行工作,是不正确履行职责的具体表现。

4、王建峰主任短信曾称“目前街道垫付酒店各项服务费用截止到11月30日”,对此,我已于2021年12月8日通过邮寄的方式向贵办事处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贵办事处已签收,请王艳龙主任及时做出答复,请依法对我进行告知:

(1)叶洪霞因配合海淀区政府维稳工作入住长峰假日酒店后,自2020年5月—2021年11月30日期间酒店所发生的各项服务费用的垫付单位名称的信息;

(2)叶洪霞因配合海淀区政府维稳工作入住长峰假日酒店后,对2020年5月-2021年11月30日期间酒店所发生各项服务费用作出许可先行垫付决定的单位名称的信息;

(3)叶洪霞因配合海淀区政府维稳工作入住长峰假日酒店后,对2020年5月—2021年11月30日期间酒店所发生各种服务费用作出许可先行垫付决定的工作人员姓名,职务的信息;

(4)叶洪霞因配合海淀区政府维稳工作入住长峰假日酒店后,自2020年5月-2021年11月30日期间垫付长峰假日酒店各项服务费明细单据的信息;

(5)叶洪霞因配合海淀区政府维稳工作入住长峰假日酒店后,对2020年5月—2021年11月30日期间酒店所发生各种服务费用作出许可先行垫付决定的书面决定信息。

5、鉴于王建峰主任认为短信交流的方式“很难有效表达沟通,也会产生相关误读误解”,我们可以采用微信方式来进行沟通,在微信上,既可文字,也可语音,更可以群聊的方式召开视频会议。强烈邀请您和杜宇书记与我互加微信,我的电话号码就是我的微信号(添加前请注明姓名)。咱们好好协商沟通对我及家人在拆迁安置补偿问题没有彻底解决前街道办事处对我及家人做出的过渡性安置方案,以便使我尽早离开酒店这样的公共场所。

同时,还特别请求作为主任的您:

(1)在协商前请先行恢复酒店对我提供各项服务,在可行性方案落实后,街道办再与酒店结清各项费用,谢谢。

(2)我们接下来的交流沟通内容我认为还是先从街道办事处为我“垫付”酒店各项服务费用开始吧,这是一个必须要在我离开酒店前厘清的问题,我无法莫名其妙地背着一身“债务”和您们心平气和地交流沟通,换做是您,您能吗?换位思考依然是检验我们为人情怀的一把好尺子,您说呢?我不能莫名其妙地就欠了政府工作部门的帐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按照王建峰主任的这个说法,如果未来有一天 ,我家的问题有希望解决了,难不成我还得给开发商和政府钱了?莫非我得为政府相关部门不积极作为、不维护民众权益、不及时有效地惩治开发商和相关的负责官员、不能及时救民众于水火、保一方百姓的平安、使民众免遭恶徒的劫掠,只知道一味压制民众诉求的维稳行为买单吗?如果你们一定认为是我欠下你们的,我们先要就这项“垫款”厘清细节,请在我们进行厘清前把酒店费用明细单据给我(复印件也可以,但要在复印件上加盖街道办事处的公章及负责人的签名),有朝一日我也好去找开发商讨要。

北京叶洪霞 / 13911872899    2021年12月13日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