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有水律师:请您,向我的儿子问候一声:生日快乐

今天,是12月2日。

再过两天,就是中国所谓的“宪法日”了。也许,只是在这一天,许多中国人才会想起,原来,我们也是有宪法的国家。虽然,这部宪法,是随时可以修改的。

昨夜,做了许多梦,梦见到有血、有忧伤、还有愤怒。但更多的是焦虑——虽然,我不知道,我的这种焦虑自何而来。

今天,来到办公室,接到了一个来自湖南的电话。电话的那头,告诉我,是我儿子的狱友,刚出狱,向我报告我儿子的近况。

这是我最想的到的电话了,因为,这是我能得到我儿子真实信息的唯一途径。虽然,我可以现在可以给我写信,但信中,大多却只能说些是似而非,无关痛痒话语,否则,就很有可能到达不了我的手中。所以,每次有他的狱友出来,都会给我带话出来。

狱友告诉我,我儿子吴葛健雄在里面的待遇非同一般,听说是他那所监狱几十年来唯一遇到过的特殊犯人。为了防止他和别人交流有关案情的信息,监狱明确禁止其他儿子与我儿子交流——当然,我儿子也被禁止与其他犯人交流!

我突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记得我收到的儿子的第一封信中,他告诉我说“我也不会和别的犯人交流”,现在我才明白这一句话的真正含义!

我不知道,监狱禁止他人和我儿子交流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仅仅是因为我儿子是个政治犯,他的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难道,是怕我儿子在和他人的交流过程中,会把他“颠覆国家政权”的经验传播给别人,会让更多的人参与到这上“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中来?

可是,我知道的,我儿子确实只是从事了一般人所说的公益事业而已!帮那些残障人士,学会如何独立生存;帮那些不幸患上艾滋病的患者,争取应有的生存权利;帮那些被过度剥削的劳工们,争取到法律所规定的他们应当享有的权利而已!一个国家的政权,怎么可能会因为他人的善行,而被“颠覆”呢?难道,这个“政权”是恶的吗?——真不敢让我想象!

再过十二天,也就是12月14日,就是我儿子的生日了。

我不想让他的生日,是孤独和寂寞的。我想让他知道,即便他是一个“罪犯”,同样还是有人在爱他。爱他的人,不仅是他已逝的母亲,也不仅是一直苦苦在监狱外等待着他归来的父亲。

我想让他知道,爱他的人有很多、很多!我想让他知道有很多、很多的人,会在他生日的时候,祝他生日快乐!

朋友,您愿意满足我这个心愿吗?让我因犯“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判入狱的儿子,在他生日的时候,看到有许多的人对他说:

 “生日快乐!”

如何让你的问候送达到我儿子,方式如下:

1、通过支付宝“转账”功能,向我儿子转款人民币0.5元(请勿多汇或少汇,这个方便统计人数),然后在转账的备注栏写上:“生日快乐!”后面一定要写上您的名字,让我儿子知道是来自不同的人的祝愿。

2、汇款账号如下:

账户名:湖南省衡州监狱罪犯个人消费存款专户。

账号:6232 8129 5000 0229 663  (注:这是中国建设银行的卡号)

谢谢大家!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