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剑雄:关于本人小孩遭遇强制接种疫苗说明

今晚八时许,和我读初一孩子的班主任联系,才惊奇的知道一件事,老师说我儿子在八月份已经打了一次疫苗,希望现在去接种第二针。

我惊问老师怎么回事,而具体情况老师也不知情,当既追问我身边的儿子怎么回事,答复确实是去赤壁防疫站打了,来我家带孩子去打的几个人,孩子也一个都不认识。

我怒不及细问,立即电话追问所住社区的几个相关工作人员。得到的答复不约而同都推说不知道,找在家的老父亲问怎么回事,父亲也说不知道,可能我妈知道,可我妈七十多岁了一字不识,这事如何能清楚?

我随即打了报警电话,如下电话是辖区赤壁赤马港派出所受理所接,我如实告知警官这一荒唐事件,

并明确告知,我作为未成年孩子的监护人,在孩子就天天和我在一起,被从家里带走接种疫苗,而从未告知我这种荒唐情况下,对方所为已经明显构成了违法违规,侵犯我作为孩子监护人的多项权益。并要求警方到场来核实情况作记录。但接警警官电话里明确就说这事不好到场处理,要请示领导等表态后就不理了。

接着我又问了孩子那天具体过程,八月一号到十四号我因为郑州回来,就一直隔离在家,解除隔离状态后,那就是在八月下旬的一天,它们趁我出门了,骗我七十多岁的母亲和孩子一起去打了疫苗,我问孩子打疫苗前谁签的知情同意书,孩子说没人签就打了!

他妈的这也太荒唐了吧,国家中纪委教育部卫健委等多部门早已明文规定,接种疫苗必须遵循知情自愿不得强制的情况下,才能接种疫苗。更何况一个未成年孩子,接种疫苗是必须该有监护人签字知情同意书才能接种的。可离奇荒唐的事居然就在我眼皮底下,在我孩子身上发生了,我孩子暑假在家被带走打了疫苗,居然各相关部门没有一个人告诉我这个监护人。谁给的这些人这种无法无天胡作非为的权利?

当前接种的疫苗实质效果谁也不能保证,而其是否有副作用存在,接种疫苗方同样没有公开有个说明,在这种并没有任何一个人事先征得我身为监护人同意的情况下,就给我的孩子骗去打了疫苗。这就是公然的违法违规行为,愤怒这种公权力胡作非为,明目张胆欺骗侵害到我和我的孩子权益的行为,我决意要追回一个公道说法!

立言留此为证  追责后续情况 感谢大家关注声援

陈剑雄 

202198日夜

photo_2021-09-09_01-39-35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