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构陷违法超期羁押近五年的辽宁人权律师李昱函律师狱中情况通报:七旬老人被羁押1700多天,狱中情况令人担忧

2022年8月29日,本网获悉被迫害构陷违法超期羁押近五年的辽宁人权律师李昱函律师狱中情况,现通报如下:

李昱函律师被迫害构陷违法超期羁押近五年的至今仍然无法获得自由。

李昱函律师因曾代理709遭迫害案件以及一些比较敏感案件使某些部门和个人对其怀恨在心,加之因一些案件不能得到公平合理的裁决,多年来的维权给地方政府增添了麻烦和对司法机关及各部门的投诉和控告让他们很是不爽。

2017年10月9日李昱函律师生日这天,也就是在李昱函律师因国庆与中秋双节放假回到老家沈阳过节,结束假期准备返回北京的时候,沈阳市和平区公安局为避免李昱函律师在十九大召开期间给他们增添麻烦,以“融冰行动”约谈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为由将李昱函律师骗至和平区公安局后将其非法羁押至今已经将近五年。

在这一千七百多个日日夜夜里李昱函律师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下饱受精和肉体伤害,遭受酷刑虐待和非人道行为对待。违背事实和法律的长期羁押,恐吓,逼迫,强行使之认罪等多种折磨。

2021年10月20日被非法羁押近四年进行了第一次开庭,但是至今已经过去将近一年了却没有任何消息和结果。一审结束后由于姬律师工作繁忙加之疫情及其他原因一直没能到沈阳会见。李昱函弟弟很担心姐姐的健康状况,近几个月只能临时聘请沈阳当地律师去会见,带个话。

李昱函律师已经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了,多年来因长期的维权但案件的裁判始终无法得到合理的纠正,冤案仍然得不到妥善处理。使其身心健康备受打击加之在侦查期间,又遭受酷刑虐待,及其他因素导致身患包括冠心病、心律失常、不稳定心绞痛、房颤、甲亢、腰椎滑脱、椎间盘突出、胃炎、胃溃疡、半月板损伤等多种疾病。

这些疾病因在看守所里面只能靠一些镇痛药和临时药物维持,无法得到有效的医疗与根本的救治。再加之这近五年的长期羁押,以及违背事实和法律,强行使之认罪的精神折磨等极其恶劣的环境,使李昱函律师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不但疾病没有得到治疗和改善,且因长期服用多种药物导致对胃功能,肝肾功能损伤严重,视力和听力急剧下降。这样下去很可能越发严重,后果将不堪设想。

上个月律师会见后反馈李昱函律师的健康状况又不如以前了,走路蹒跚要拄拐杖,头发都白了,并且耳朵听力下降了许多,眼睛视力也下降了。医生说有眼底黄斑病变需要治疗。希望能与法官沟通一下,看看能不能通过个人妥协保证,提前结束羁押,或允许去好一点的医院检查治疗。

李昱函弟弟说:“我给主审法官薛思林打电话,打了好多次,终于接听了,一听到是我薛法官就说快了。快有结果出来了 让我再耐心等待一下。我把会见的事情和想法和他说了,他说要了解一下情况, 再汇报研究一下。让我下周再打电话给他。这一晃已经过去三周了,也记不清给薛法官打了多少次电话,大多时候是正在通话占线,偶尔一次不是忙音也无人接听。反正这段时间电话就没有打通过!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至今我姐姐已经失去自由1780多天了仍然毫无消息,我很着急但又无能为力。希望大家能够帮助我想想办法让我姐姐能够早日获得自由!”

20160316064351984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