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评论:联合国人权高专到访中国,获得真相的可能性为何微乎其微?

2022年5月23日,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抵达中国,这是自2005年以来人权高专首次访华。按照计划,她将到访广州和新疆,中国政府已经事先表明,她此行不能开展调查针对新疆大批关押维吾尔族人的指控。中国当局还表示,受新冠疫情影响,巴切莱特的行程将受到严格限制。

中国的人权状况一直遭到外界的严重诟病,虽然各种侵犯人权的情形触目惊心,可是,在中国高官和外交官的口中,其人权状况却似乎好过西方世界,每当美国公布中国人权报告的时候,中国政府也会公布美国的人权报告,引用美国国内媒体的公开报道指控其人权状况“比中国差一百倍”。

巧合的是,就在联合国人权官员访问新疆之际,国际研究学者于5月24日公开了数以千计从新疆疏附县公安部门泄露的照片与警方文件。这批文件与图片揭露新疆所谓“就业技术培训学校”里面实施大规模拘留和武力管制洗脑采用的各种暴力手段,显示前新疆高官允许看守人员对试图从拘留营中逃跑的人“果断开枪,先击毙再报告”。

新疆集中营的情况,外媒、国际智库、学术机构早有披露,但中国官方却一直矢口否认。现今,上述文件可以说铁板钉钉地证实了新疆集中营的黑暗,其对待学员的方式之残忍,已经远超一般人的想象。据法国国际广播公司报道称,2800多张新疆被拘留者的照片中不乏未成年人。这批档案也让外界得以一窥拘留设施内的生活,其中部分已由英国广播公司(BBC)与法国《世界报》等多个新闻机构查证。

这些照片显示,新疆的官员或持警棍管束被戴上头套和镣銬的囚禁者,其他身穿迷彩服的守卫持枪站在一旁。英国外相特拉斯形容最新外流文件的细节“令人震惊”,呼吁中国给予巴切莱特“完整、不受限制的管道进入新疆,好让她彻底评估现场实情”。

对于巴切莱特的此次中国之行,外界普遍不抱希望。不过,在她到访中国之际,“长沙富能案”程渊的妻子施明磊,被关押在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沙雅监狱的张海涛的姐姐张清珍,还有丁家喜的妻子罗胜春、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先后以公开信的形式,请求其关注她们亲属的案件。曾协助“709案”律师维权的律师余文生发推欢迎人权高专访华,并希望有机会直接向巴切莱特介绍他所了解的中国人权状况。

疫情在中国依然此起彼伏,上海尚未结束封城,北京又开始了大规模传染,5月23日,国务院总理孙春兰在北京调研时强调,要采取更加彻底的措施,加快实现社会面清零。疫情的阴魂不散,正好给了中国当局一个不让巴切莱特自由访问与调查的借口。出发之前明知其行程受到严格限制,她此行既不太可能接近获得真相的信息来源,反而还有可能在严控中被强行观看的假象所迷惑,沦为中国官方宣传的传声筒。

2005年来华访问的联合国关注酷刑的人权专家是诺瓦克,他在结束了为期十二天的中国之行过后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中国动用刑讯的数量在减少,但刑讯仍然普遍存在。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有必要进行大面积的结构改革。他同时透露,在调查的过程当中,他受到中国警方的干扰,同在押犯人交谈也会受到监视。

时光已经过去了近十七年,中国的人权状况并未发生根本性的变化,相反,在很多方面有倒退的趋势,譬如说新闻言论自由方面,上网发言,动辄得咎。就连公职人员也不敢议论朝政,否则会被贴上“妄议中央”的标签。酷刑方面,虽然表面上减少了,但不伤皮肉的软酷刑照样普遍存在,只要你不招供,纪监委也好,公安机关也好,都能有太多办法击溃你的心理防线,让你和盘托出。

随着科技的发展,当局对所有人的控制更为精准,即便你一个人踽踽独行,照样有办法监视你的一举一动。此次巴切莱特到访中国,因为其行程都是中国官方排定的,所以,外界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她所到之处都会经过精心布置,即便与集中营学员零距离接触,也很难从其口中获知真相。

巴切莱特的中国之行备受国际社会关注,一些人权团队纷纷就此发声。就在上个月,两百多个人权团体和非政府组织发表联合声明指出,在中国当局承诺巴切莱特可以在新疆进行“有意义且不受限制”的访问之前,她应该推迟这场访问,以免成为中方的外宣工具。

在推特上,关于集中营信息外流和巴切莱特访华的话题最近几天异常火爆。律师刘士辉在推特上称,这一文件曝光再次震惊了世界,“再教育营”就是集中营的本质昭然若揭,他正坐看当局怎样回应。据悉,到访过后,巴切莱特还获赠了王毅转交的习近平的英文版人权著述。有网友说:“这里面能否找到关于新疆集中营的解释?”网友xoxo说:“既然中国有自信,光明磊落,何必劳驾人权高专不远万里来调查?直接开放媒体记者前往新疆自由采访报道就行了”。前新浪微博审查员刘力朋称,巴切莱特?此行是自取其辱。律师蔺其磊希望巴切莱特?:“不要走过场,坚持独立性,方可显示其人权高专的作用”。总之,看好她此次中国之行的人不多。

巴切莱特到访中国首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就在例行记者会上说,受疫情影响,巴切莱特的访问将采取闭环方式,双方商定不安排记者随访。除了行程限制外,让各界感到担忧的还有人权高专办迟迟没有发布的一份关于新疆局势的报告。人权高专办发言人近日表示,他们要等到巴切莱特结束访华后才会发布这份报告,而中国政府将事先审阅这份报告。在种种限制之下,巴切莱特的中国之行取得任何有利人权的成果之可能性可以说微乎其微。

2022年5月26日

来源:维权网 特约评论员:晏阳天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