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异议诗人王藏、王利芹夫妇遭抓捕将满两年 家人境况艰辛:大儿成绩下降自伤自残 老祖母照顾四孙几崩溃

2022年5月18日,本网获悉:著名异议诗人王藏、王利芹夫妇分别在2020年5月30日、2020年6月17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抓捕,即将满两年。本就患有轻度抑郁症的王利芹被捕后身体状况非常糟糕,多次入院,在与律师会见时,甚至无法想起自己儿子的名字。近日,王藏老母亲透露,儿子儿媳被抓已近两年,她自己身体不好,难以承担独自带四个孙子的重担,上中学的大孙子身心状态尤其令人担忧,开始有自残的倾向。老人联系法官无果,决定带四个孩子去找政府说理。

王藏母亲:“我去找了两次法官,也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时间(什么时候放人),就说快了快了。现在大孙子有自伤自残的倾向出现,我非常的伤心。我把班主任的电话告知了法官,法官也打了电话给老师。老师说孩子心事多,非常危险,也就是爸爸妈妈不在身边导致的结果啊,我们每个老师都是很关心他的,他的学习一直下降。如果五月三十日后还没结果,我就把四个孩子带去找政府。我只有这个办法了。我真带不了这四个孩子了,主要是自己身体不好,精神压力太大,太忙了,全都压在我一个人身上!我也只能到处去找一找吧,看有没有个说理的地方!孩子伤到脸和手了,老师查到了刀片,把它收了。我问他,他说:‘我有病,不要烦我。’我又跟老师通了电话,了解一些情况。老师叫他回家想一想,写一份认识给老师。他还没回家,午休时写给老师三千多字。老师看了三遍,告知说他想得很复杂,心事很重,叫我不要问他了,慢慢来,各位老师会帮助和关心他的。”

孩子们的母亲王利芹经历多年警方骚扰,在长期高压下曾精神分裂过,有过轻生行为。王藏被抓后,云南楚雄警方恐吓她为丈夫发声的后果是“把你的孩子都送孤儿院!”如今,这四个孩子成了父母双全的孤儿已近两年,一家老小身心都遭受了极大的痛苦煎熬。

王藏夫妇被控所谓“煽颠”,具体“罪状”包括关于六四的诗歌、支持香港反送中运动、支持何韵诗发言、攻击中共体制、针对疫情发表的言论。中共打压异见手段空前残暴,王藏一家人的遭际令人发指:

2020年5月30日,云南楚雄警方几十人闯入王藏家,当着孩子和老人的面把他按倒,戴上手铐和黑头套强制带走。警方又把他们的孩子和老人控制住,孩子和老人受到惊吓大声哭叫。又把王利芹也带走讯问十几个小时。王利芹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当局一直派多人看守监控她们,在王藏刚被抓的两天,甚至派人住到家里。她们出门也有人阻拦和跟踪。她和孩子状况很困难,银行卡被扣,当局试图卡断她与外界的联系,抢夺她的手机,威胁亲戚不要来往。家里连食物都没有办法出去买,造成她面临崩溃的边缘。

2020年6月17日,王利芹在被传到楚雄东瓜派出所后失联。

直到2020年9月6日,外界才得知,王藏王利芹双双已被以煽颠罪正式批捕(王藏在7月3日,王利芹在7月24日)。

在王利芹也被抓捕后,四个孩子(年龄分别为11岁、8岁、双胞胎4岁)由王藏母亲罗知菊独自照顾。祖孙一直被当局监控软禁。在王利芹被批捕之后,爱心人士给他们寄去的快递包裹均被警方扣押。

2020年9月17日,律师会见王藏。王藏表示当局逮捕他的妻子对他造成极度痛苦,而四名未成年子女的生活、学习和安全问题令他极担忧。

2020年9月21日,律师未能当面会见王利芹,仅能与她通电话,得知她身体状况不好。

2020年10月,外界得知王藏大儿子曾在八月左手骨折,小儿子曾患淋巴炎肿大。

2020年10月16日,律师会见王藏。楚雄警方在抓捕王利芹后,曾暗示王藏说,只要他屈服,就可以释放其妻,王藏要求立即释放妻子王利芹。王利芹在看守所因为严重贫血被送到所外医院医治。

2020年10月20日,律师会见王利芹。王利芹自从关进看守所以后,多次晕厥,严重头疼、贫血、气喘,经检查治疗目前有所好转,但肚子疼痛,小腹有肿块,严重便秘。律师要求予以治疗。

2020年11月13日,广东前律师杨斌以王藏的朋友、人权公益组织代表的身份前往云南楚雄探望王藏家人,被阻拦,被双手反铐带走,关押近七小时,手机被抢走并遭到搜查。她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她与王藏母亲的会面被三位便衣阻拦,包括一位社区工作人员、一位武警、一位国保人员;王藏母亲被当局强制签署放弃会见律师及其他人的保证书,而且在三位工作人员的监视下无法迈出家门一步。

2020年12月14日,王藏、王利芹夫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起诉到楚雄州中级法院。

2021年12月15日,王藏、王利芹夫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在云南省楚雄州中级法院开庭,迄今仍未宣判。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