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公民李劲松:致江苏省委省政府“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调查组的十一项具体调查建议

江苏省委省政府“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调查组:

2月17日午间我看到了央视新闻公告:

江苏省委省政府决定成立调查组,对“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进行全面调查,彻底查明事实真相,对有关违法犯罪行为依法严惩,对有关责任人员严肃追责,结果及时向社会公布。

此后这三天里,身为与国家领导人及普通国民上下同欲的新时代法律专业人员,我专心对“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相关信息进行了全面细致的了解分析判断。

我确实是与正在关注着此事件真相的国家领导人及正在关注着此事件真相的众多普通国民一样,上下同欲真切期盼江苏省委省政府对“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调查组“彻底查明事实真相,对有关违法犯罪行为依法严惩,对有关责任人员严肃追责,结果及时向社会公布”。

昨天晚上,北京冬奥会已经顺利结束。

今天,我特此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明确规定的公民权利义务,就“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的十项问题,向中共江苏省委吴政隆书记、江苏省人民政府许昆林省长、江苏省委省政府对“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调查组,提出下列具体调查建议。

一、关于2020年11月丰县公安机关为什么会将“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的DNA录入“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信息系统”和“全国公安机关DNA数据库”的相关问题。

建议由江苏省委省政府调查组的公安组员亲自调查落实确定:

1、2020年11月丰县公安机关是因为什么而将“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的DNA录入“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信息系统”和“全国公安机关DNA数据库”?

2、2020年11月丰县公安机关在将“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的DNA录入“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信息系统”和“全国公安机关DNA数据库”的同期,共计是将丰县多少个人的DNA录入了“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信息系统”和“全国公安机关DNA数据库”?

3、2020年11月丰县公安机关在将“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的DNA录入“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信息系统”和“全国公安机关DNA数据库”的同期,有没有将”二十多年都是在地上生活,衣服都不能穿,就是弄条被子裹着的”出生于1970年家庭住址为丰县欢口镇董集村的妇女钟某仙的DNA录入“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信息系统”和“全国公安机关DNA数据库”?

二、关于“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是不是“杨某侠”“小花梅”的相关问题。

建议由江苏省委省政府调查组的公安组员通过亲自负责讯问董其民等方式,调查落实确定:

1、98年6月至8月期间,“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说的话,董某更及董其民能不能听懂?

2、98年6月至8月期间,“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有没有告知董某更或董其民,自己的名字叫做“小花梅”?

3、98年6月至8月期间,董某更及董其民说的话,“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能不能听懂?

4、98年6月至8月期间,“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

知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

知不知道自己是多少岁?

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及父母亲的名字?

知不知道自己的娘家是在哪里?

有没有说过想回自己妈妈家要回自己妈妈家?

5、98年6月至2021年12月期间,“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是不是,始终都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

不知道自己是多少岁?

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及父母亲的名字?

不知道自己的娘家是在哪里?

没有说过想回自己妈妈家要回自己妈妈家?

不知道自己家里还有爸妈妹妹等亲人?

6、徐州市委市政府联合调查组认定小花梅1994年是“嫁至云南省保山市了”并不是“被拐卖至云南省保山市”的依据是什么?

7、小花梅1994年,是“嫁至云南省保山市了”的谁家了?

其保山老公的姓名是什么?

其保山老公当时年纪是多少岁?

其保山老公当时是以什么谋生?

其94年与保山老公结婚时保山老公家有没有摆喜酒?

其94年与保山老公结婚时有没有拍照片办结婚证?

其保山老公及其老公的父母兄弟姐妹现在何处生活居住?

8、徐州市委市政府联合调查组认定小花梅1996年是与保山老公“离婚”后回到亚谷村”的依据是什么?小花梅1996年与保山老公“离婚”的主要原因是什么?丰县调查组有没有把1998年结婚证上扬庆侠的照片给小花梅的保山老公及其保山老公的父母兄弟姐妹辩认确认是否同一人?徐州市委市政府联合调查组有没有把2022年1月“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的相关视频和照片给小花梅的保山老公及其保山老公的父母兄弟姐妹辩认确认“与94-96年期间在保山其家生活过的那个小花梅”是否同一人?

9、小花梅1994年至1996年在保山市老公家期间有没有照过家庭合影?小花梅1994年至1996年在保山市的老公家现在还能不能找到1994年至1996年期间有小花梅在内的合影照?

10、1998年8月董某民、杨某侠婚姻登记申请资料中含有的“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是谁填写上去的?

11、办理1998年8月的董某民、杨某侠结婚证时,是不是董某民本人亲自去申办的?

12、办理1998年8月的董某民、杨某侠结婚证时,是不是“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本人也亲自去申办了的?

13、办理1998年8月的董某民、杨某侠结婚证时,是不是“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本人及董某民本人都并没有亲自去申办,而是由董某民的父亲董某更去申办回来的?

14、1998年8月董某民、杨某侠婚姻登记申请资料中含有的“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是不是“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本人清楚说明并填写上去的?

15、1998年8月董某民、杨某侠婚姻登记申请资料中含有的“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是不是董某民本人清楚说明并填写上去的?

16、1998年8月董某民、杨某侠婚姻登记申请资料中含有的“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是不是由董某民本人清楚说明告知工作人员后由制发结婚证的政府工作人员填写上去的?

17、1998年8月董某民、杨某侠婚姻登记申请资料中含有的“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是填写在婚姻登记申请资料的何页的何栏目或何处?其前后栏目或前后处的文字内容具体是什么?

18、1998年8月董某民、杨某侠婚姻登记申请资料中及结婚证上的杨某侠照片,是不是“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本人在1998年8月时的照片?具体大概是什么时间去照的?

19、“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于1998年6月在欢口镇与山东鱼台县交界处时,除了被董某民的父亲董某更看见其在欢口镇与山东鱼台县交界处流浪乞讨之外,还有没有在欢口镇与山东鱼台县交界处的其他居民商户人家有可能看到知道其于1998年6月在欢口镇与山东鱼台县交界的具体何处流浪向何人乞讨?

20、“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于1998年6月在欢口镇与山东鱼台县交界处被董某民的父亲董某更带回家留住的第一天晚上,其是住在哪个房间?其是独自一人还是和谁同住在这个房间的?

三、关于董某民是否涉嫌长达23年持续非法拘禁且长达23年持续强奸“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致其沦为生产工具给董其民生育出七子一女的相关问题

建议由江苏省委省政府调查组的公安组员通过亲自负责讯问董其民等方式,调查落实确定:

1、“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于1998年6月在欢口镇与山东鱼台县交界处被董某民的父亲董某更带回家留住后,具体大概是第几天晚上,

董某民就与其单独睡在一个房间里发生性行为了?

当时董某民是不是已经34岁了之前还一直单身?

当时董某民的父亲是多少岁?

当时董某民的身体有残疾至今仍是单身的弟弟是多少岁?

2、“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于1998年6月在欢口镇与山东鱼台县交界处被董某民的父亲董某更带回家留住后,是“其自愿要求离开其被董某民的父亲董某更带其回家留住的第一天晚上其单独一人所住的房间或第一天晚上其与董某民的妻子两个人共住的房间、自愿要求与董某民两个人单独睡在一个房间里发生第一次性行为的”,还是“其被董某民的父母及董某民强制要求其离开其被董某民的父亲董某更带其回家留住的第一天晚上其单独一人所住的房间或第一天晚上其与董某民的妻子两个人共住的房间、强行要求其与董某民两个人单独睡在一个房间里发生第一次性行为的”?

3、董某民与其单独睡在一个房间里发生第一次性行为当日,董某民知不知道,这个“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是已满14周岁还是未满14周岁?

4、董某民与其单独睡在一个房间里发生第一次性行为之前,董某民是不是,就已经发现了,这个“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虽然生活尚能自理,但有非常严重的智障表现(如: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不知道自己是多少岁、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及父母亲的名字、只知道哭说想回自己妈妈家要回自己妈妈家却不知道自己妈妈家是在哪里、不知道自己家里还有没有兄弟姐妹、不知道自己已是发育正常成熟了的女人不能让董家的男人来动手帮脱掉自己的全部衣裤、不知道什么是性行为、不知道什么是和男人结婚、不具有性保护能力)?

5、董某民与这个“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单独睡在一个房间里发生第一次性行为,

是1998年8月董某民家向欢口镇政府提交含有“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字样的婚姻登记申请资料办理结婚证之前还是之后?

当日,董某民家有没有摆酒席请亲朋好友左邻右舍过来喝喜酒?

6、1998年8月董某民家向欢口镇政府提交含有“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字样的婚姻登记申请资料办理董某民、杨某侠结婚证后,直至2019年小花梅母亲普某玛去世前,

这长达20年期间,董其民是不是从来没有带着这个“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回其娘家“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探亲看看其母亲普某玛???

这长达20年期间,董其民为什么从来没有带着这个“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回其娘家“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探亲看看其母亲普某玛???

7、98年8月1998年8月董某民家向欢口镇政府提交含有“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字样的婚姻登记申请资料办理董某民、杨某侠结婚证后,直至2021年12月,

这长达23年期间,董其民是不是一直没有允让这个“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独自或由其今年已23岁的大儿子或其今年已10岁的二儿子陪同回其娘家“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探亲看看其母亲普某玛???

这长达23年期间,董其民为什么一直没有允让这个“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独自或由其今年已23岁的大儿子或其今年已10岁的二儿子陪同回其娘家“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探亲看看其儿子的外婆普某玛???

8、自“杨某侠”于1998年6月在欢口镇与山东鱼台县交界处流浪被董某民的父亲董某更(已故)“收留”之日起至董某民与其发生性关系生活在一起并申办结婚证之日期间,董某民在生活中发现了生活尚能自理的杨某侠具体有哪些智障表现?

9、自“杨某侠”于1998年6月在欢口镇与山东鱼台县交界处流浪被董某民的父亲董某更(已故)“收留”之日起至董某民与其发生性行为生活在一起并申办结婚证之日期间,“杨某侠”有没有过“不仅乱跑乱骂并且经常摔打东西、经常殴打家中人董某民和董某民父亲董某更及董某民母亲和董某民身有残疾一直单身弟弟”的犯精神病精神不正常精神状态不稳定行为?

10、自“杨某侠”于1998年6月在欢口镇与山东鱼台县交界处流浪被董某民的父亲董某更(已故)“收留”之日起至董某民与其发生性关系生活在一起并申办结婚证之日期间,为防止“杨某侠”不仅乱跑乱骂并且经常摔打东西、经常殴打家中人董某民和董某民父亲董某更及董某民母亲和董某民身有残疾一直单身弟弟的犯精神病精神不正常精神状态不稳定行为,董某民家具体大概是“采取使用了怎样的措施来暂时约束其行为至其精神状态稳定的”?

11、98年6月至8月期间,“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是不是,已经清楚说出写出过“自己的家是在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

12、98年6月至8月期间,“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是不是,已经清楚告知过董某更及董某民“自己的家是在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

13、为防止“杨某侠”犯病时伤人,董某民具体大概是在何时开始第一次使用锁链约束其行为的?董某民具体大概是何时开始第一次将锁链拿下的?董某民大概共计使用锁链约束了其多少次?大概是每次使用锁链约束了其多少天左右?

14、在1998年8月至2022年1月28日之前这长达23年期间,董其民家有没有向哪家医院诉说过“其妻杨某侠可能有精神方面的病,其在发病期间,经常摔打东西、殴打家中老人和孩子”?

15、在1998年8月至2022年1月28日之前这长达23年期间,董其民家有没有向哪家医院诉说过“其家中老人和孩子是被可能有精神方面病的其妻杨某侠殴打受伤了”?

16、在1998年8月至2022年1月28日之前这长达23年期间,有没有一家医院诊断确认告知过董某民“其妻杨某侠患有精神分裂症”?有没有一家医院诊疗向董某民建议过将其妻杨某侠“医院住院接受治疗,予抗精神病药物治疗,必要时约束保护,防冲动伤人及走失”?

四、关于“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大儿子的出生年月“是1997年还是1999年”的相关问题。

建议由江苏省委省政府调查组的公安组员亲自负责医院接生出生原始资料,调查落实确定:

1、“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的八个子女中,

是否“董老大(老大二十二岁以上)、董老二(十岁老二)、董老三(九岁老三)、董老四(八岁老四女儿)均系在医院接生出生的”?

2、“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的现已至少22岁以上的大儿子董老大,

是否是“医院接生出生原始资料上所写的出生年月是1997年但身份证和户口本上所写的出生年月是1999年”?

是否是“医院接生出生原始资料上所写的出生年月是1999年且身份证和户口本上所写的出生年月亦均是1999年”?

五、关于“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除所剩两颗之外20多颗牙齿的失落是“均因重症牙周病所致”还是“因其遭遇董家虐待强暴所致”的相关问题。

建议由江苏省委省政府调查组的公安组员通过亲自负责讯问董其民等方式,调查落实确定:

1、“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除所剩两颗之外的20多颗牙齿的失落,是不是其遭遇董虐待强暴所致?

2、如董继续坚称脱落均是因其重症牙周病所致,则继续讯问董:

(1)1998年6月至2022年1月,有没有去医院诊所给其查看诊治过牙病?

(2)如有,具体是在哪一家或哪几家医院诊所给其查看诊治过牙病?

(3)“丰县子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链锁脖妇女”除所剩两颗之外的20多颗牙齿,大概具体是何时脱落的?

(4)是不是20多颗一次性就全脱落了,还是大概分了多少次左右分别脱落的?

(5)是在家里并未就医诊治时自行脱落的,还是去医院检查诊治后由医生在医院拔除的?

(6)、其这20多颗已失去的牙齿具体大概是何时开始脱落至何时全脱落完了的?

3、把“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从徐州丰县的精神病医院,转移至江苏省南京市诊治条件和水平最高的精神病医院南京脑科医院,进行恢复治疗;

并聘请一个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与其年纪相仿的傈僳族妇女,在南京脑科医院对其恢复性治疗期间进行全程专门陪护聊天;

看其是否能恢复到“听得懂说得出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的傈僳族语言”。

4、聘请江苏省南京市诊治条件和水平最高的江苏省口腔医院牙周病科主任医师,集体会诊查检明确,

(1)“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是否“牙龈萎缩,釉质~牙骨质界到龈缘的长度大于等于牙根长度的2/3,牙根暴露,可见大量牙石覆盖牙根面,只在牙根尖1/3有牙槽骨包裹着牙根,其余部分均暴露在视野中,牙齿冠根比例严重失调,牙齿根尖周围的牙槽骨被刺激吸收的越来越少”?

(2)“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除所剩两颗之外的20多颗牙齿,是“明显系因其重症牙周病所致”,还是“显然并非因牙周病所致”?

5、由江苏省调查组内和相关职能部门组员负责落实临时指定“云南怒江州福贡县亚谷村小花梅同母异父的妹妹光某英”,为“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及其7个11岁以下子女的监护人;

由江苏省调查组内的江苏省妇联组员负责协同云南省妇联把“云南怒江州福贡县亚谷村小花梅同母异父的妹妹光某英和需光某英照护的家人”以及“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的7个11岁以下子女董老二(十岁儿子)、董老三(九岁儿子)、董老四(八岁女儿)、董老五(五岁儿子)、董老六(四岁儿子)、董老八(一岁半儿子)和董老七(四岁以下两岁以上儿子)均接到南京,

由江苏省妇联云南省妇联协同在南京脑科医院附近给其找好并负责支付其全部生活费用的套房共同生活居住,

至“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被江苏诊治条件和水平最高的精神病医院“南京脑科医院”进行恢复治疗后可出院之日止。

在临时指定的“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及其7个11岁以下子女董老二(十岁儿子)、董老三(九岁儿子)、董老四(八岁女儿)、董老五(五岁儿子)、董老六(四岁儿子)、董老八(一岁半儿子)和董老七(四岁以下两岁以上儿子)的监护人云南怒江州福贡县亚谷村小花梅同母异父的妹妹光某英的在场陪护下,

由江苏省调查组的公安组员负责对“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的7个11岁以下子女中的董老二(十岁儿子)、董老三(九岁儿子)、董老四(八岁女儿)、董老五(五岁儿子)、董老六(四岁儿子)分别进行调查询问谈话了解落实:

(1)其是否知道记得,其母亲“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在2021年5月之前,有没有经常无故殴打其或其他孩子、有没有经常无故殴打其奶奶?如有其记不记得大概是什么时间用的什么东西打的?打到的是其或其他孩子或其奶奶身体的何处?

(2)其是否知道记得,其母亲“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在2021年5月之前,有没有被其父亲董某民使用锁链约束?其所见到知道的是其父亲董某民在2021年5月之前大概共计使用锁链约束了其母亲多少次?大概每次使用锁链约束了多少天左右?

(3)其是否知道记得,其母亲“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在2021年5月之前被其父亲董某民使用锁链约束期间,每天主要是由谁给其母亲送饭菜?每天给其母亲送的饭菜与其父亲董某民当天所吃的饭菜是完全一样还是不一样?

六、关于“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是不是“1984年出生1996 年失踪的四川南充女子李莹”的相关问题。

1、建议由江苏省委省政府调查组的公安组员亲自负责并邀请“四川南充1984年出生1996 年走失的四川南充女子李莹失踪案调查组警员”及已于2015年去世的李莹父亲李大忠的弟弟李大成和李莹的母亲梁晓清一块到“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所在精神病医院南京脑科医院,共同验证重新采集“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的血样和“1984年出生1996 年失踪的四川南充女子李莹”的母亲梁晓清的血样。

(1)将此次重新采集的“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的血样送交“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现所在精神病医院进行血型测试,确定其血型与“1984年出生1996 年失踪的四川南充女子李莹”的血型是同一还是不相同?

(2)将此次重新采集的“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的血样送交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重新进行DNA比对,确定其与2020年11月丰县地方公安机关录入“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信息系统”和“全国公安机关DNA数据库”的“杨某侠DNA”是否同一?

(3)将此次重新采集的“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的血样和“1984年出生1996 年失踪的四川南充女子李莹”的母亲梁晓清的血样送交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进行DNA检验比对,确定“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与“1984年出生1996 年失踪的四川南充女子李莹”的母亲梁晓清是否符合母女关系?

2、由江苏省委省政府调查组的公安组员亲自负责和“1984年出生1996 年失踪的四川南充女子李莹”的母亲梁晓清进行面对面调查询问详谈;

(1)让“1984年出生1996 年失踪的四川南充女子李莹”的母亲梁晓清详细回忆说明,除了“从外貌上李莹的鼻子比视频中的女子更塌平,李莹是内双眼皮,眼睛近视400度,看人眼神有点虚,而且南充的口音和视频中被锁女子差别很大”、“李莹的外貌特征为圆脸、双眼皮,鼻子有点大和塌,眼睛400度近视,头发黑而密,嘴角有一颗小痣”之外,李莹身体上的何处还有没有外人难知悉看到只有她作为12岁的李莹的母亲才能清楚知道的“胎记、曾有过外伤的伤痕、打接种疫苗针后产生的何种形状疤痕等”?

(2)让“1984年出生1996 年失踪的四川南充女子李莹”的母亲梁晓清亲自当面查看“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的嘴角相应处有没有一颗小痣?

(3)让女警官或女医生护士及“1984年出生1996 年失踪的四川南充女子李莹”的母亲梁晓清当面查看落实确认,“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身体上的相应处,有没有李莹母亲所述说的“胎记、曾有过外伤的伤痕、打接种疫苗针后产生的同形状疤痕等”?

七、关于董某民和其残疾单身弟弟是否涉嫌轮奸“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的相关问题。

1、建议由江苏省委省政府调查组的公安组员通过亲自负责讯问董其民、亲自询问董其明的弟弟并亲自负责重新对八个孩子、董某民、“杨某侠”、董某民的弟弟都分别进行采血并将血样送交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进行增加精度使用更多的基因座的DNA检验比对”等方式,调查落实确定:

(1)八个孩子是否与董某民和“杨某侠”均符合生物学亲子关系?

(2)八个孩子是否均与“杨某侠”和董某民的弟弟不符合生物学亲子关系?

(3)“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于1998年6月在欢口镇与山东鱼台县交界处被董某民的父亲董某更带回家留住后至1998年8月期间,董某民的身体有残疾仍是单身的弟弟是多少岁?

(4)“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于1998年6月在欢口镇与山东鱼台县交界处被董某民的父亲董某更带回家留住后至1998年8月期间,

董某民的身体有残疾的单身弟弟,其当时知不知道这个“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是已满14周岁还是未满14周岁?其当时有没有感知到这“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是个“因智力残疾或者精神残疾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残疾人”?其当时有没有感知到,这“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是个“精神病患者或程度严重的痴呆者”?其当时有没有具体感知发觉,这“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是个虽然五官端正年轻漂亮生活尚能自理但“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不知道自己是多少岁、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及父母亲的名字、只知道哭说想回自己妈妈家要回自己妈妈家却不知道自己妈妈家是在哪里、不知道自己家里还有没有兄弟姐妹、不知道自己已是发育正常成熟了的女人不能允让董家男人来动手帮脱掉自己的全部衣裤、不知道什么是性器官什么是性行为、不知道什么是和男人结婚、无性保护能力”有程度非常严重智障表现的痴呆者?

2、建议由江苏省委省政府调查组的公安组员通过亲自负责询问“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本人等方式,调查落实确定:

(1)至目前为止,这个“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是不是一个虽然生活尚能自理但却“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是什么、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不知道自己是多少岁、不知道自己父母亲的名字、不知道自己妈妈家是在哪里、不知道自己家里还有没有兄弟姐妹、不知道什么是性器官什么是性行为、不知道什么是和男人结婚、无性保护能力”有程度非常严重智障表现的痴呆精神分裂病患者?

(2)至目前为止,这个“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还记不记得认不认得会不会写“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这几个字?

(3)至目前为止,这个“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能不能听懂“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的民族方言?会不会说“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的民族方言?

(4)至目前为止,这个“徐州丰县已生八孩牙齿只剩两颗被铁链拴脖妇女”,还记不记得自己的妈妈的名字?还知不知道“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的普某玛是谁?

八、关于“小花梅1996年离婚回到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人后,被同村的当时已嫁至江苏省东海县桑某某将小花梅带至江苏省东海县卖给他人几天,小花梅就成功跑离买家并遇见董某民的父亲董某勇”的相关问题。

建议由江苏省委省政府调查组的公安组员通过亲自负责对董某民和涉嫌拐卖妇女罪已被刑拘的桑某某及涉嫌拐卖妇女罪已被刑拘的东海县人桑某妞丈夫时某忠进行讯问等方式,调查落实确定:

1、小花梅1996年离婚回到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人后,是何年何月何日被同村的当时已嫁至江苏省东海县桑某某带至江苏省东海县以多少元的卖价卖给了谁?

2、小花梅又是于何年何月何日怎样从江苏省东海县这个买家的家里成功跑出来了的?

3、桑某某把小花梅卖给江苏省东海县的这个买家后至小花梅从江苏省东海县这个买家的家里成功跑出来了这期间,小花梅有没有与江苏省东海县的这个买家照结婚合影?江苏省东海县的这个买家有没有保存其与小花梅的结婚合影?

4、小花梅从东海县买家处逃了出来后,是不是“走投无路,不识字,身上没钱,也听不懂当地的话,遇到了董某民的父母董某勇,又被董某勇硬拖回董家集董家且当天晚上就被锁屋里了”?

九、关于“身份证姓名为钟某仙出生于1970年家庭住址显示亦为丰县欢口镇董集村是否与‘杨某侠’差不多同时期被拐卖到董集村来并曾受买她的男人拘禁强奸虐待吊打致常年趴在地上生活不能自理”的相关问题。

建议由江苏省委省政府调查组的公安组员通过亲自负责询问见过钟某仙的相关知情人士抖音博主和董集村两位相关知情村民本人及对钟某仙本人进行询问对钟某仙丈夫进行询问讯问等方式,调查落实:

1、是否“钟某仙曾受虐待,她丈夫脾气暴躁,早些年经常把她吊起来打,发出惨叫声,村里人都知道,把她叫吊死鬼”?

2、是否“钟某仙丈夫直言不讳告诉,钟某仙是花1000多元买来的,村里又罚款了1000多元”?

3、钟某仙是否“与‘杨某侠’差不多同时期被拐卖到董集村来的,并曾受到买她的男人的拘禁强奸虐待吊打,导致常年趴在地上生活不能自理”?

十、关于“2014南民初字第00684号民事判决书中记载的‘1986年9月后听说被拐卖到江苏丰县经当地公安机关解救未成此后便无音讯了的陕西南郑县彭某某’、江苏丰县人民法院2014丰华民初字第0526号民事判决书中记载的‘1984年9月被拐卖至丰县娘家在四川绵阳市的赵某’、江苏丰县人民法院2013丰顺民初字第0695号民事判决书中记载的‘1987年10月被人拐卖到江苏丰县娘家在重庆市的王文群’等是否确属被拐卖妇女且曾受买其的男人拘禁强奸”的相关问题。

建议由江苏省委省政府调查组的公安组员通过亲自负责当面询问其并对其丈夫进行询问讯问等方式,调查落实:

1、其是否确属被拐卖依法应予解救的妇女?

2、其是否确曾受买其的男人拘禁强奸?

3、其丈夫是何时与其第一次见面的?

4、其丈夫与其的第一次见面是谁安排的?

5、这安排其其丈夫与其第一次见面的是不是依法须受刑罚制裁的人贩子?

6、其丈夫是第一次见面后的第几天便将其带回家里举行了摆喜酒等结婚仪式?

7、其丈夫与其第一次性行为时是其自愿配合发生的还是被强暴发生的?

8、其丈夫在其还没有生育小孩之前,有没有带其陪其或让其独自回过其娘家?

9、其丈夫在其在丰县还没有生育小孩之前,有没有暴力拘禁控制防止其离开丰县回娘家?

十一、关于“2017年5月21日下午一点左右在江苏丰县光伏发电厂附近桥下发现的中年女性尸体、2016年10月17日下午2点左右在江苏丰县顺河镇南孙庄附近河中发现的女性尸体、2017年9月21日18时左右在江苏丰县赵庄镇彭庄村西边的田井里发现的女性尸体、2017年9月23日下午在江苏丰县首羡镇高庄河内发现的女性尸体、2020年3月31日上午10点半左右在江苏丰县东营子河道发现的女性尸体、2022年1月16日被打捞上岸的在江苏丰县渊子湖自己抱着仅两个月大孩子投湖的女性尸体”的相关问题。

建议由江苏省委省政府调查组的公安组员通过亲自负责向当地公安机关查阅了解等方式,调查落实:

1、其身份及死因是否已全都查明了?

2、其中有没有被拐卖依法应予解救的妇女?

以上建议纯属抛砖引玉,

供江苏省委省政府对“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调查组参阅参考!

提交本公民建议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李劲松

(工作单位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

提交本公民建议日期: 2022年2月21日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